谦亭

咔酱我的 江江我的 银时我的 周江锁死 !轰爆锁死!土银锁死!

《老夫老妻30题》

死亡人口飞速?赶回来更新,其实这张早就写好了这是一直没时间码到手机上,大半夜靠着良心,饿成狗给你们码字(虽然一坨屎)我一定是真爱( •̀∀•́ )

8.冷水澡
“所以说,你要是在不洗澡的话,十点半左右就要停电了,到时候没热水,别怪我没提醒你。”亚瑟轻声推开书房的门,对着正在准备明天开庭的弗朗西斯说到,弗朗西斯从一堆乱七八糟的文件中抬起头来,瞥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八点整,在心里算了算时间,应该大概也许可能来的及,亚瑟把给弗朗西斯温好的牛奶放到桌上,倒也没怎么多留,对着弗朗西斯“嘘寒问暖”了几句,便起身离开。

当弗朗西斯整理完最后一份证据时,挂钟的时针已经走了两格了,弗朗西斯急忙把证据装到公文包里,匆匆走向浴室,迎面撞见给他送换洗衣服的亚瑟。“死胡子你终于舍得来洗澡了!”亚瑟一边数落着弗朗西斯,一边把自己怀里的衣服丢给他,弗朗西斯无奈的看着一脸别扭的人,伸出手揉了揉亚瑟还未干的金毛“哥哥我这不是太忙了嘛,不过亚瑟你还把哥哥我的换洗衣服拿来,真的有贤妻良母的风范呢~”亚瑟瞬间被说红了脸,冲着走进浴室弗朗西斯大骂到“BAKA!死胡子你说谁贤妻良母!有种别怂把浴室门给我打开!”

撩完就跑的弗朗西斯此时已经开始在淋浴间悠闲的冲澡了,打湿自己柔软的金发,再在手上挤上一坨洗发水,弗朗西斯自己有个小小的习惯,喜欢在洗澡的时候挤好多洗发水,搞得自己满头的泡泡,这是他小时候就喜欢干的事,这个诡异的癖好不知为何一直保留到现在,搞得亚瑟一直疑惑为什么家里洗发水用的那么快。弗朗西斯搓揉着脑袋上的泡泡,心里想着确实明天那场官司究竟该怎么打,才有十足的把握能赢,一边想着,一边把头上的泡沫冲掉,弗朗西斯闭着眼,突然感受到水温急剧下降,冰凉的水打到弗朗西斯背上,冻的弗朗西斯一哆嗦,也不管头上残留的洗发水冲没冲干净,在黑暗中伸手慌乱的把水关掉。

停电的时候,亚瑟躲在被子里翻看他手机里备忘录和他明天的工作安排,眼前突然的一片漆黑,让亚瑟的眼睛被手机的亮度晃的生疼,稍微睁开眼,把手机亮度调低,才想起来浴室里貌似还有个白痴还没出来。嘴里嘟嚷着骂了一句,手还是打开了手机里的电筒功能,翻身下床,向浴室走去。

“我真的不是来帮你打光的,你别多想,我只是来看看你满头泡沫的蠢样而已。”虽然是逆着光,但弗朗西斯还是能隐约感受到亚瑟耳根处攀上的绯红和那万分不愿意举起来的手机。“亚瑟,你要是不想举着的话,架到洗漱台上就可以了,天也冷,赶紧回被子里去吧。”“正好”亚瑟把手机放到洗漱台上“我没变态到看一个法国人洗澡,赶紧洗完,赶紧出来!”亚瑟白了一眼弗朗西斯,微微红了脸,慌忙关了浴室的门。

弗朗西斯觉得自己反正冷都冷了,干脆把全身都洗完再出去,他自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深秋这个季节有这个诡异想法,可能是疯了,弗朗西斯把水龙头打开,冰凉的水倾泻一般的打在弗朗西斯身上,他打了个寒战,用最快的速度冲掉了头上的残存的洗发水并在凉水中打完了肥皂。“哥哥我怕是石乐志,才会脑子有问题在这种天洗冷水澡,就应该在亚瑟喊哥哥我的时候就去洗的,啊..阿嚏!”弗朗西斯揉揉了鼻子,迅速用浴巾把身上的水珠擦干,手脚麻利的套上棉质的睡衣,用一块干燥的毛巾裹着自己的头发,好让他能干的更快些,让自己尽快回已经被亚瑟捂暖的被窝。

“这不是你头发不干就上床的理由。”亚瑟面无表情的拨开弗朗西斯攀上他腰上的手,转身面相弗朗西斯。“但是如果不尽快进被窝的话,哥哥我可是会感冒的哦,小亚瑟也不舍得看哥哥我感冒吧~”“但我感觉你这么感冒到不一定,我只知道你明天起来一定头疼。”亚瑟把弗朗西斯粘在他脖颈的头往边上推了推,示意他不要躺下“那哥哥我明天开庭一定会睡着的!弗朗西斯捂着头抱怨着,眼前突然一片光亮,让适应了黑暗的他们措手不及,亚瑟捂着眼,对弗朗西斯说到“现在来电了,赶紧把你的破头发吹干!”弗朗西斯眯着眼,摸索着下床,从柜子里翻出吹风机,在吵闹的吹风声中弗朗西斯看着亚瑟不满的小声说到“死眉毛,一天到晚罗里吧嗦的,跟老妈子一样”“死胡子,你说什么呢你!”也不知道亚瑟是怎么在吹风中听见弗朗西斯声音的,抬起头望向弗朗西斯,弗朗西斯关了吹风机,看着亚瑟祖母绿的眼睛说到“我说,我爱你。”

最后求红心!蓝赞!大长评!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