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亭

咔酱我的 江江我的 银时我的 周江锁死 !轰爆锁死!土银锁死!

《遇见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奇迹》
Dover 非国设
应该是个be
作家仏x灵魂英
本文是第三人称啦,所以规定的第一句可能会改成第三人称(๑•ั็ω•็ั๑)

夜深了,弗朗西斯却还没睡着。

弗朗西斯躺在床上,眼神空洞的望着天花板,随后不知道翻了今晚第几个身,他闭上眼,努力的让自己陷入睡眠状态,一边数着羊,好让自己能有些困意。“mama,还是睡不着啊”弗朗西斯嘟嚷了一句,挠了挠自己略显凌乱的金发,在黑暗中摸索着爬起身开灯。

房间突然一片光亮让弗朗西斯有点不适应,微眯着眼,拖鞋套垃着实木地板发出轻微的声响,“他要在的话,又要说我了吧”弗朗西斯打开台灯,坐到自己的书桌边上,摁下电脑开关,但并没有写尚未完成的稿子,而是点进去一个名为日记的文件夹,在里面新建了一个word文档,随后指尖微微颤抖,在键盘上打出365——那个文档的名字。

亚瑟也不知道自己沉睡了到底有多久,只知道自己醒来的时候看见一个身着黑色长袍,拿着把镰刀的人站在他的面前,面无表情,脸色阴暗。亚瑟神色变的有些惶恐,呼吸开始渐渐急促起来,用颤抖的嗓音问到“你是谁,我为什么在这里?”拿镰刀的男子低头瞥了眼亚瑟,漠然望向前方的彼岸花海“你已经死了,按照人间的时间算,你已经死了一年了,我是死神,我来带你回到你该去的地方。”亚瑟有点恍惚,随后跟疯了一样看向自己的手臂和全身,“果然.......已经全......透明了吗......”亚瑟有点木然,但倒是很快接受了自己这个设定,“打算走了吗”死神挥了挥他手中的镰刀,示意亚瑟跟上他,亚瑟愣了愣,随机小跑跟上死神,扯了扯他的衣袖道“能不能让我最后见一个人,我只想再看看他,哪怕一眼都好。”

写完日记时近乎清晨,弗朗西斯疲倦的揉了揉发酸的眼睛,捏了捏自己的太阳穴,心理暗暗想着自己熬夜熬这么晚,会不会猝死,其实......这样.....也挺好的....自己就....可以....陪他了吧....弗朗西斯晃了晃脑袋,希望自己可以暂时别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先放空自己好好休息,明天,还要去给他扫墓呢。

翌日,弗朗西斯坐在去墓地的的士上,一身黑色西装,领带打的十分漂亮,特地修剪了一下自己的胡子,整个人看上去倒是显得相当精神,如果忽视他手边的白色雏菊和微微掺杂在鸢尾花色眸子里的泪水的话,怕任何人都会以为,这位先生应该是去找女朋友约会的吧。

“嘿!哥哥我来看你了哦”弗朗西斯悄声走到一个墓碑前面,把带来的白色雏菊轻轻放在墓碑的前面,从口袋中掏出一块绣着玫瑰花的手帕,双手颤抖着一下一下的擦拭着碑上人的照片,“你一个人在天国...一定很无聊吧....毕竟你脾气那么差.....除了哥哥我....还有谁能受得了你.....不过你别担心啦,哥哥我今天一天的时间都是你的......”弗朗西斯跪在墓碑前,声音已经附上了一丝哽咽,泪水已经在眼角微微打转,弗朗西斯不敢再说下去,伸手抹了抹自己的眼睛,从包里掏出了厚厚的一打纸,从口袋中翻出打火机,一张张的开始烧。

“对不起啊,哥哥我字不太好看,所以,就以这种形式给你写日记了,一共365张,哥哥我这次可没有罢工,不信的话你可以数数......”弗朗西斯一张张的烧着,嘴里一直都在念着些什么,漂亮的一张脸上早已被泪水全部打湿,兰紫色的眼眸已是雾气蒙蒙,“亚瑟,哥哥我求你了,你能不能....回来.....哪怕只有几分钟也好......”

亚瑟此时此刻就瘫坐在自己的墓碑背后,听着弗朗西斯断断续续的言语,早已是泪流满面,“这个...BAKA.....”亚瑟双手捂着脸,任凭自己的泪水溢出眼眶,他不敢面对弗朗西斯,他怕自己一看见他......就....完全....不愿意走了....死神举着镰刀站在亚瑟身旁,“喂,想跟他说两句话吗”亚瑟有些愣住了,随后看相死神,死神按住亚瑟的头,两根手指抵在亚瑟眉间,嘴里念了一段亚瑟完全听不懂的咒语,轻轻拍了拍他说到“只给你两分钟的时间,两分钟一到你就会消失不见,而我会在黄泉路上等你。”待亚瑟还没反应过来,死神他就已经消失了,留下亚瑟还蹲坐在墓碑背后。

亚瑟不太敢绕过墓碑跟弗朗西斯见面,他不知道自己该拿什么心情去见他,轻轻站前身,趁眼前的人没注意,悄悄绕道他背后,亚瑟微微张了张嘴,发现自己已经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了,他蹲下来,从背后拥住弗朗西斯,在他柔顺的金发旁,喃喃低语“嘿,死胡子,我回来了”

弗朗西斯正在烧纸的手突然僵住,他怕是自己昨晚熬夜熬的太久幻听了又或者是对亚瑟的思念太重,他居然能隐约听见那个清亮刻薄的嗓音在他耳边想起,也居然能感受到自己被什么人从背后拥住。“不是吧,没骗哥哥我吧”弗朗西斯略带僵硬的转过身,看见的是蹲在他面前,笑眯眯看着他的亚瑟,那个自己思念了很久的人。也顾不顾的的那是幻觉还是什么,一只手抓住亚瑟的,另一只手搂过亚瑟的腰,把自己的脸埋在亚瑟的脖颈,一下一下抽咽着。亚瑟没想到弗朗西斯的动静那么大,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在弗朗西斯怀里了,两只手被弗朗西斯死死固定住,亚瑟鼻头有点酸,用略带苦涩的声音嘲讽道“哭什么,死胡子,哭哭啼啼的像个女人一样。”趴在他肩头的弗朗西斯停止了抽咽,抬头望向已经开始透明化的亚瑟。“别走!亚瑟!求求你!别走”弗朗西斯握着亚瑟的手,用着卑微恳求的语气对眼前快要消失的人说到。亚瑟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身体,已经....透明了四分之一了呢,自己还有些话没跟他说,“喂,死胡子”声音已经沙哑的听不出本音了,泪水也早已铺满亚瑟的眼睛“我走了以后,好好照顾自己,别有事没事就跑出去玩,自己一个人在家别熬夜赶稿子,小心猝死了一起来陪我....”亚瑟说不下去了,想伸手抹一把眼眶里的泪,却发现自己的双手已经透明,摸不到任何东西。弗朗西斯起身揉了揉亚瑟的金发,轻吻了亚瑟的眉间,低头含上亚瑟颤抖的唇瓣,交换了一个虔诚,不带有任何杂意的吻。

一吻毕,两人已是泪流满面,亚瑟看着弗朗西斯,感受到自己上半身开始逐渐变的透明,把自己头靠在弗朗西斯肩上说到“虽然,我以前有时候挺嫌弃你的,但弗朗西斯,我告诉你”脖子逐渐透明,时间所剩无几,亚瑟几乎是用喊的说出此生最想对他说的一句话,然后便随风逝去了,留下弗朗西斯一人呆呆的站在原地。

“弗朗西斯,遇见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奇迹。”



谦亭酱瞎逼逼:emmmm,终于把这篇文码出来了!其实原本是想写he的,但感觉我还没有虐过Dover,所以就...........反正谢谢你们这么好看还看到了这里( •̀∀•́ )

最后日常不要脸求红心!蓝赞!大长评!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