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亭

咔酱我的 江江我的 银时我的 周江锁死 !轰爆锁死!土银锁死!

【仏英】一直很安静


#私设 非国设
#哥哥单恋向 应该是个be
#建议搭配bgm阿桑·一直很安静食用!!!!一定务必要配bgm(๑•ั็ω•็ั๑)

脑洞来源于今天突然听到这首歌,然后最近一直被别人安利味音痴,就一直在想,如果说亚瑟真的和阿尔在一起了,那一直爱着亚瑟的哥哥该怎么办呢?







【空荡的街景,想找个人放感情】

正值深秋,天气虽不及隆冬时那样的寒冷,但风刮过人面颊的时候还是会使人打一寒颤。弗朗西斯抱着一袋面包走在铺满法桐的街道上。可能因为是工作日,街上的行人少的可怜,整条大街上零零总总加起来的人也没有周末上人的三分之一多,弗朗西斯紧了紧自己脖子上的围巾,防止冷风透过围巾遗漏的缝隙窜进脖子里。弗朗西斯是个小说作家,以浪漫唯美的写作风格赢得了一大批年轻少女的喜爱,在法国还算的上有点名气,被誉为是恋爱的教科书,但实际上真正了解他的人都知道,弗朗西斯到现在真的一次恋爱都没谈过,尽管他的撩妹的功力真的很厉害。
“哥哥我也想谈恋爱啊!”弗朗西斯坐在路边的长椅上,面包店离他家有点远,走了大概有15分钟,对于一个平常不怎么运动的宅男来说,已经算是一个不小的运动量了,他从包里掏出一本笔记本,上面夹着一支价格不菲的钢笔,这是他前几年过生日的时候他的好友亚瑟·柯克兰送给他的,他平常有个习惯,在闲暇之余,喜欢用笔记本记录下今天看见的一些风景,方便以后用在他的小说里。风吹开弗朗西斯搭在腿上的笔记本,书页在风的吹动下沙沙作响,一张夹在笔记本里的粉色信封随着风的吹过,轻轻落在弗朗西斯脚边,弗朗西斯挠了挠头,动作有些缓慢,犹豫片刻,还是弯腰捡起,拍了拍信封上的灰,小心翼翼的打开信封,一张做工精致的婚礼请柬,高贵却不浮华,封面是那对新人名字的缩写,背景底是淡淡的粉,点缀着玫瑰花瓣,光从这一张请柬就能看出那对新人真的很相爱。翻开请柬,赫然是那对新人的名字
阿尔弗雷德·f·琼斯 亚瑟·柯克兰。
“啊,差点就丢了,哥哥我要是不去的话,小亚瑟和阿尔会打死哥哥我吧”弗朗西斯把请柬塞回信封,放进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拍了拍身上风带上灰,抱起放在边上的面包袋,起身,再次走向那寂寥无人的街道。

“看他们这么幸福,搞得哥哥我也想谈恋爱了,自己一个人什么的,太孤独了。”




【做这种决定,是寂寞与我为邻】

弗朗西斯和亚瑟·柯克兰 阿尔弗雷德从大学开始一直是铁打的哥们,关系延续到现在一直都很好,但弗朗西斯和亚瑟认识的时间要更久一点,他们俩从初中开始就认识了,当时亚瑟·柯克兰因家庭变化转到法国读书,弗朗西斯是他第一个同桌,也是他初中三年最后一个同桌,虽然他俩看上去关系真的很差,但其实最后毕业的时候,亚瑟最舍不得的人就是弗朗西斯,为此还偷偷躲在厕所哭了一把,尽管最后被弗朗西斯问起眼睛为什么红肿的时候,说的是有小飞虫进眼,揉的。
后来听说亚瑟又转回英国念书,弗朗西斯还有点小遗憾,但也没特别在意,日子照常过,考上了本地一所相当不错的大学,不过他死也没想到开学第一天就能在学校的通告栏前看见那个金短发,有着祖母绿眼睛的老同桌还有跟在他身后的一个看上去十分健气的美国小伙。
后来也因为宿舍原因,他们三在一个宿舍,也理所应当的成为了好友。再后来毕业时,阿尔弗雷德跟亚瑟表白了,再后来的话,他们下周就要结婚了,证婚人是弗朗西斯,那个小说作家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兄弟,恭喜啊,下周就结婚了”弗朗西斯给突然来拜访的阿尔弗雷德到了一杯玫瑰红茶“哪里,到时候还是弗朗西斯你来当证婚人。”阿尔弗雷德把玩着手里镀了一层金边看上去十分贵重的茶杯,这个茶杯亚瑟也有一对。“老兄,其实我和亚瑟挺担心你的,什么事都一直一个人扛着,也没有想谈恋爱的迹象,虽然你沾染过得花到不少,但你也会累的吧。”阿尔捻了一块弗朗西斯烤好的曲奇饼,味道是真不错,比亚瑟做的死扛好吃了不知道多少倍,自己这个老友,除了看上去稍微有点花心,但其他的点说上去真的能算的上一个好男人的标配,怎么他,一直不想好好的找个人好好过呢?“瞎担心什么,哥哥我啊,已经打算找个人好好过了。”弗朗西斯抿了一口玫瑰茶,弯弯的眉眼笑着看着阿尔弗雷德“自己一个人孤单久了,也是会寂寞的”“那hero我就放心了,我害怕你真的一直不会喜欢上别人。”阿尔擦了擦满是饼干碎的嘴角,起身从衣架上拿走自己的围巾,示意自己先行离开“hero我先走了,亚帝还在家等我呢。”阿尔弗雷德理了理自己的风衣,转身离去。
送走了阿尔弗雷德的弗朗西斯无力的靠在门旁边,自己怎么可能不会喜欢上别人呢,只是自己喜欢上了一个不该喜欢的人罢了,而且是很喜欢很喜欢的那种。
弗朗西斯一直有一个秘密,他喜欢亚瑟很久了,久到这种情愫渐渐在他心里发酵,最终演变成了爱,他自己也不清楚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亚瑟的,或许是重逢的时候,亦或是一见钟情。



【我们的爱情,像你路过的风景】

亚瑟和弗朗西斯之间从来没有爱情,只有弗朗西斯单方面的一厢情愿。

弗朗西斯把阿尔喝完的杯具冲泡在洗碗池,这套茶杯亚瑟也有一套,是他和阿尔搬新家的时候,弗朗西斯送去的乔迁礼物。亚瑟向来喜欢喝红茶,这是弗朗西斯在初中偶然知道的事情,也没想知道这么多年,这个习惯一点没变。

其实大学时弗朗西斯是想追亚瑟的,而且也是最有机会能和亚瑟在一起的,两个人一个是学生会主席,一个是主席的副手。两个人平常也总给人一种小情侣打打闹闹的感觉,也总被学生会的其他成员起哄,都说正副主席是一对。一般这个时候亚瑟总是摆摆手,脸红的说到自己有喜欢的人了。弗朗西斯有时候真的很希望亚瑟当时说的是他,但当亚瑟把他拉到一个空旷的教室,脸上出现了从未有过的羞涩和红晕,声音极小的跟弗朗西斯说到他喜欢阿尔,很喜欢很喜欢的那种,并希望弗朗西斯能作为他最好的朋友帮他的时候,弗朗西斯就知道即便亚瑟曾经喜欢过自己,但那也已经成为过去,现在人家喜欢的可不是他了,听见没,多嘲讽的台词,最好的朋友。弗朗西斯心理泛起一丝苦涩,但也不忍心拒绝难得把脾气软下来的亚瑟,揉了揉亚瑟的金发,笑眯眯的答应了。弗朗西斯可能也没想过,自己的这一次助人为乐,让他把自己永远摆在了一个旁观者的位置,给自己一个留一个标留永远改不掉的头衔“亚瑟·柯克兰最好的朋友”
弗朗西斯搓了搓眼睛,说实话他才不想当什么鬼证婚人,他连那场婚礼他都不是很想去,他完全不想看见自己最爱的人在他的祝福下嫁给另外一个人,但...当他想拒绝亚瑟和阿尔的邀请的时候,又不想看见亚瑟落寞的表情,就这么鬼使神差的答应了“哥哥我,果然,还是不想他失望啊。”



【一直在进行,脚步从来不会为我而停】

弗朗西斯就那么错过亚瑟了,因为自己太胆小。

大学时弗朗西斯不是不想向亚瑟表白,他虽然表面风流,其实心底是一个很温暖温柔的人,他不敢向亚瑟表白啊,他每天跟亚瑟打打闹闹的,亚瑟也喜欢对他冷嘲热讽,他自己都不确定亚瑟喜不喜欢自己,他害怕自己向他表明心意后,可能就连朋友都没得做了,以后还要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闹成这样的关心,真的很不好。弗朗西斯其实是想等到他们毕业的时候,无病一身轻的时候,跟亚瑟亮明自己的感情,这样亚瑟即使拒绝,他们俩以后也能再无瓜葛。确实,毕业时确实有人跟亚瑟表白了,不过不是他,是和他们一个宿舍美国小伙,弗朗西斯的好哥们阿尔弗雷德。乐天的美国少年其实也没有多轰轰烈烈的告白方式,毕竟人家早已时两情相悦,不像自己自始至终都只是自己一个人自导自演的独角戏。

弗朗西斯紧了紧自己的领带,一周的时间总是飞快的,即使希望时间永远都不要爬到那个点,但我们毕竟不是时间猎人,何德何能操控得了时间的流逝,该来的总会来,该面对的,即使万分不愿意,也得硬着头皮笑着接受。麻利的在自己的西服口袋别了朵粉玫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发型,确认无误之后,拿着证婚词,小心翼翼的叠起放在口袋里。这张证婚词弗朗西斯写了将近一个晚上,不是他不会写,他根本就写不出来啊,诚信诚意的祝福弗朗西斯根本就做不到,但作为作家的骄傲让他也不想随便糊弄一篇交差,最后在书桌前磨磨蹭蹭了将近两个小时,才写出一篇乍一看近乎完美的证婚词

“嘛,哥哥我只能这样尽自己最大努力祝他幸福了。”





【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来交换你偶尔给的关心】

婚礼的场子真的很浪漫温馨,现在直接拿来当电视剧的拍摄地点也不为过,可以看的出来主人对这事真的很重视,也一定是下了血本的。弗朗西斯那起放在大厅门口的花束,自嘲的笑了笑,想到自己以前高中女同桌看的一本小说里的一句话“你要结婚了,新郎不是我”,多嘲讽,说的不就是自己么。也许是来的太早,婚礼大厅倒是没几个人,弗朗西斯到也没闲着,和现场的工作人员对了一下流程之后,悄悄绕道了婚礼的准备间。
“我就知道你会来这里”弗朗西斯一推开门,就看见亚瑟坐在镜子前,摆弄着自己脖子上的领带,弗朗西斯扬了扬嘴角,坐到亚瑟椅子上的扶手上,接过亚瑟手里的领带,手指翻飞,略带嘲笑的语气道“这么大人了,还不会系领带,真不知道阿尔那小子怎么瞎了眼看上你的。”亚瑟努努嘴,整了整自己的西服外套,靠在化妆台前,整理着自己的袖扣“上次阿尔跟我说了,你真的打算找一个人好好过了么。”弗朗西斯愣了愣,亚瑟见他没哟回应,自顾自的说到“这个事情,还是我让阿尔去跟你讲的,以他那个情商,不会有这样的想法,我也不是关心你,只是觉得,咱两认识这么久了,也希望你能有个好的归宿,别那么累。什么事都一个人扛着,我和阿尔结婚后就不在法国了,搬到美国去,最后在法国的愿望也就是看你也能有自己的幸福”弗朗西斯从来没有听过亚瑟这么认真的说过这样一大段关心自己的话,以前跟他相处,三句话两句怼你,即使毕业前也掏心窝子跟他说过一些,但从未有过这么认真。“看不出来,亚瑟你这么关心哥哥我啊”弗朗西斯绕了绕自己的金发,“你和阿尔就放心吧,哥哥我这么大人了”亚瑟坐在椅子上低着头,把领带夹别好,“真的,弗朗西斯,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当然希望你幸福”绕头发的手指顿了顿,“当然了,你和阿尔也要幸福,以后在美国阿尔欺负你了,要跟哥哥我讲啊,因为你也是哥哥我最好的朋友。”朋友.....谁想跟你做朋友,但也只有这样弗朗西斯才可以和亚瑟扯上一点点关系,也许是阿尔和亚瑟的感情太好,亦或是弗朗西斯的爱太过于安静,悄然无息,才使亚瑟到现在都没有感受到,一点点,都没感受到。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婚礼的排场很大,主人请了很对来宾来喂他们献上祝福,站在后台的弗朗西斯甚至看到了他们曾经的大学同学。跟亚瑟和阿尔关系好的几乎全部到齐,还有很多很多事弗朗西斯不认识的,也许是同事或是家人。
嘉宾入场,台底下欢呼一片,当亚瑟拿着话筒笑着说到自己和阿尔请了他们最好最好的朋友来见证自己婚礼的时候,弗朗西斯才回过神来,理了理自己的领结,从口袋里掏出证婚词,从后台缓缓走向站在前方的那对新人中间,笑着从亚瑟手中接过话筒“今天,哥哥我作为他们一众好友的代表来见证他们两的爱情,为什么选哥哥我做证婚人呢,可能是哥哥我长得好看吧”台词很流利,笑容很标准,一切都像弗朗西斯在家排练好的一样“开玩笑的,选哥哥我来当证婚人,可能是因为哥哥我是看着他们走过这么多年风雨的人了吧,从大学到现在最起码有8年的时间了,他们两所经历的一切,哥哥我最清楚不过,作为他们两最好的朋友,我是真心的想看着他们两得到幸福,毕竟走到现在,都不容易。”弗朗西斯拍了拍阿尔的肩,又搭上亚瑟的肩,这画面看上去就像是大学时期的他们一样一样的,强大的金三角。弗朗西斯把话筒交到阿尔手里,低着头看着那完美的证婚词,心里不明的一紧,还是,不甘心啊。


弗朗西斯站在中间看着阿尔和亚瑟面对面的深情凝望,毫无感情的念着手上的证婚词,可恶,说好的要表现的滴水不漏的呢?这面无表情干巴巴跟念经文一样念证婚词是怎么回事,别任性了弗朗西斯,看清事实吧,他们两个在你的见证下已经结婚了。“做不到啊,还是做不到,哥哥我果然还是放不下”弗朗西斯的语气突然染上了落寞,随后也是靠他反应快,才没有被嘉宾看出破绽。
当到交换戒指,新人拥吻的环节,全部嘉宾的关注点都在阿尔捧着亚瑟的脸,笑着吻住他的唇时,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他们身后的证婚人无力的靠在墙上,用袖子胡乱的抹着自己的眼睛,想用柔软的布料吸收一下眼里控制不住溢出来的生理盐水。弗朗西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后面以什么样的表情把证婚词说完,甚至不知道自己怎么走下台的,他只能感受到,自己的心里面,有一块地方,突然空了,随后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揪心的疼。


也许自己遇上亚瑟就是个错误,也许爱上亚瑟也是个错误,他们三个人演完了他们彼此间的电影,不过最后的主角始终只有亚瑟和阿尔,而他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旁观者,一个普通的配角罢了,他爱上亚瑟的那场戏,一直也只有他自己在自娱自乐,自导自演。








谦亭唠嗑:wdm终于写完了wwww,单恋什么的真的太难了,还是喜欢甜甜的Dover,不过.....虐哥哥真的好爽啊!!!【buni】最后日常求红心蓝手手大长评论o(≧v≦)o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