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亭

咔酱我的 江江我的 银时我的 周江锁死 !轰爆锁死!土银锁死!

【全职/多cp】白诅·(1)

#主周江 ,叶蓝 其余cp不定掉落注意避雷!
#架空! 架空!大量私设预警(高亮!)
#借用银魂剧场版设定
#ooc归我,其他属于虫爹。

扑鼻而来的消毒水味伴随着一股阴风袭来,刺目的白光打在冰冷的白瓷砖上,住院部的走廊里静的吓人,除了医护人员来来回回的脚步声外,几乎听不见任何声响,身着军装男人无力的靠在ICU病房的门外,此时的他已经失去了平时的那股精神气儿,憔悴的从上衣内侧口袋里摸出一包烟,刚刚捏上烟蒂的手又慌乱的塞了回去。

病房的把手缓缓被转开,男人焦急的扯住才出病房门脚步还没走稳的医生
“王杰希! ! ! 小蓝他.......”
“叶修你先冷静。”
名为王杰希的男人扯下一直拽着他衣袖的双手,把叶修拉坐在病房外的公共长椅上。
“我接下说的一切,请你做好心里准备”
冷冷的嗓音中带着些许的疲惫,安慰似的拍了拍叶修的肩,拿着病例记录本,缓缓开口道
“现在小蓝的情况相信你也略知一二,目前为止还没有太大的生命危险,但是要是在拖下去,我们也是回天乏术,目前为止a国这种病毒大范围扩散,我们也只能知道这是一种靠呼吸道传染,传染性极强的病毒,一但感染上这种病毒的一开始的病症只是普通的感冒,发烧,但到高峰期患者开始出现食欲不振,心跳紊乱,血压升高甚至是呼吸困难。”
王杰希喘了口气,没有继续说下去。他知道叶修的脸色已经很不好了,手上青筋不知何时暴起,冷汗顺着脸颊滴落在军服上,晕起一块涟漪。
“......继续说”
王杰希愣了愣,把手上的记录本又往后翻了一页。
“这个疾病的后期......也就是晚期,患者全身发绀,身体各器官开始萎缩,头发一个月内全部变白.......最终死去。这种病毒我们医学界管他叫‘白诅’ ”

“这病......还有救吗?”

“目前我们没有研制出任何能治疗这种疾病的药物或者是疫苗,我们医生现在连阻止这个病毒的扩散都没有办法......”

“所有......必死了对吧。”

“也不是没有救,如果我们能找到这个病毒的病原体加以研究的话,凭借现在的医学技术也许还有一丝的希望。”

“你是说蓝河他还有希望!”

“对,但是一定要找的这个病毒的最初的传染源,然后......彻底消灭......绝对不能让他在待在这个世界上。哪怕......他是个人。”
王杰希合上记录本,疲惫的揉了揉鼻梁,连续一周的强大的工作量,让这个年轻的医生已经快要撑不住了。每天的生活只能看着自己手下一个又一个患了白诅的病人在他面前倒下,然而他们什么都做不了,这怕是作为一个医务工作者来说最难受的事情。

“王医生! 病人他醒了!”

叶修猛的抬起头和王杰希齐身站起,也不管医院里要保持安静,几乎是飞一般的冲进蓝河的病房,跌跪在蓝河的病床前。

“叶修......”蓝河意识还比较模糊,懵懂间就感受到一只有力的手紧紧握着自己

“别拽这么紧啊....怪疼的....”

见蓝河都如此开口,叶修也不好意思在拽着眼前还虚弱的人,手忙脚乱的把人扶起来,贴心的那个枕头垫在蓝河的背后。王杰希递过一杯温白开,坐在蓝河床边,小声叮嘱到

“小蓝啊,现在你应该没太大问题,过几天就可以搬回普通病房了,自己也要注意身体啊,你也知道现在社会的情况。”

“王医生,我清楚,你就摆明告诉我,我...还有救吗?”蓝河掖了掖被角,他自己心里也清楚自己患了什么病,也听自己的一些朋友提起过这病几乎是凶多吉少。,看来自己的命,也怕是要到头了。

“小蓝你瞎说什么呢,你还活的长着呢,还要陪哥走完人生剩下的路呢。”
叶修把蓝河拉进自己怀里,笑眯眯的揉了揉他凌乱的发丝,不知羞耻的说着些什么。

“王大眼你先出去吧,蓝河我照顾着就行,把你累着了,方士谦马上又找我罗里吧嗦的。”叶修冲王杰希摆摆手,王杰希也不是不知趣的人,亲哼一声便离开了病房,留给他们两温存的时间。

“叶修”蓝河从叶修怀里钻出来,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叶修的眼睛。

“怎么了小蓝,这么看着哥,终于觉得哥比隔壁家话唠要更顺眼了?”

“去去去! 别那么说黄少,我就问你一个问题,你到底对我的病隐瞒了多少。”

“人大眼都说你没问题,不信哥也得信人家吧。”叶修浅笑了一声,捏了把蓝河的脸

“小蓝睡这么久肯定饿了吧,你等着啊,我让护士过来看着你,哥去给你买的吃的,想吃点什么。”

“随便买点就好,自己出门记得带口罩啊!”

“知道啦,小保姆!”不管蓝河炸毛的反驳,叶修笑嘻嘻的轻声带上了门。

“喂,罗辑是我,现在马上给我调查白诅病毒的爆发时间和最初爆发的地点,对,我马上就要!”





“周队,怎么又不开灯?”

方明华端着两杯茶走进周泽楷办公室,顺手放在周泽楷桌上,转身开了灯。柔和的灯光打在周泽楷的脸上,眼前的人下意识的眯了眯眼,看样子是熟悉了刚刚的黑暗环境,暂时有些不太适应,擦拭着枪管的手也顿了顿。

“蓝河他已经醒了”房明华坐在周泽楷身边,没头没尾的说着些什么,周泽楷倒也没太听进去,有一下没一下的擦拭着枪管,现在的他烦的很,白诅这件事忙的他头都要炸了,偏偏最近x省的分裂分子还借此如此兴风作浪,刚刚才从战场上下来,他可没有什么心情去听人家的家常琐事,他唯一关心的就是......

方明华见周泽楷没回应,轻轻叹了口气,欲起身准备离开。

“周队!”杜明急匆匆的外面闯进来,带来一阵寒气,喘吁吁的扶着门喘着大气

“小明啊,什么事等喘完了再说啊,不急不急。”方明华一手撑着桌子,刚刚杜明那一嗓子,差点吓得他把茶喷出来。

“急啊! 这事比什么都急!”杜明嚷道,周泽楷把玩着枪支,点点头示意杜明继续说下去。

“队长! 刚刚蓝雨组在w市的废弃工厂执行任务,刚刚喻队给我们来信息,说...”
杜明噎住了,喻文州其实也不确定是否看清人的脸,就这么直接告诉周泽楷,万一不是的,又让自家队长失望一会,半句话堵在嗓子眼,咽不下去 说不出来。

“怎么了,继续”周泽楷神色有些紧张,握着碎霜的手有些微微的发抖。杜明努了努嘴,咬咬牙,小声说到

“喻队他们在w市的一个废弃工厂旁边几乎无人的小村庄看见一个.....”

“什么?”

“看见......看见......看见一个神似江副的人,但喻队没有看见脸,所以不太确定......”

“江波涛! ! !”

“对......”






【wdm......突然挖坑...应该是个中短篇w十章以内结束的样子www文笔巨差,多多包涵,还有还有求求你们能给我评论啦(buni),以后写的后续后搞个目录的,新人写手,还请多多关照(土下座)】

臭不要脸求红心❤蓝手,小绿泡,每次看见红心就会觉得自己这篇文没白写www也是对我最大的支持啦www

下文请戳tag哦 【真的研究不出来手机怎么做超链接。。。。】

评论(7)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