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亭

咔酱我的 江江我的 银时我的 周江锁死 !轰爆锁死!土银锁死!

【全职/多cp】白诅(3)

#这集小江要出场啦!!!

#这集要开虐啦!!!本章叶蓝√周江√带点方王喻黄

#不务正业的我滚过来更新啦【反正没人看】

#前文走评论或者戳tag


阴霾的天空中划过一到浅浅的飞机云,螺旋桨的轰鸣声倒是给这寂寥的城市增添了几分的生气。

王杰希站在联盟总部的楼顶,头疼的翻着那一沓厚厚的病例,蓝河的病情目前为止还没有得到任何的好转,整个人蔫耷耷的像个落水的兔子,而且越来越多的也已经患上病毒,如果不能研究出解决方法,那么等待他们的,亦是无休无止的死亡。

直升机在楼顶缓缓停下,王杰希合上病例本,走到直升机面前

“啊啊啊本少终于回来,我就搞不懂了这次任务这么简单,为什么非得我们去啊,随便派两个组都能分分钟搞定的啊。”

黄少天从直升机上蹦下,搓了搓沾灰的手,顺带着往王杰希的白大褂上蹭了两下

“黄少天,还没做过检查你就敢碰我,等下把白诅带进总部了可咋整。”

“我真的搞不懂冯主席这老头,你说回到总部了还非要过体检,本少这么英明神武怎能可能感染上白诅嘛。”

“这不是以防万一嘛,好了,少天,别再给王队添麻烦。”喻文州从直升机上走来,笑眯眯的把黄少天推给微草队员,顺手揉了一把被风吹乱的杂毛。

“少天你们检查完了就先回去吧,我有点事想和王队说说。”喻文州拉紧队服外套,楼顶阵阵寒风迎面吹来,照是他们这种经历过训练的军人,体格再好,也挡不住这般寒流。

“怎么,看样子是有事和我说啊”王杰希在病例本上草草写下几个字,斜靠在墙角,没有抬眼看喻文州。

喻文州笑笑“王队看样子已经猜到我想说什么了”

“我哪猜的到你这老狐狸的心思,是不是小蓝的事”

“是,但也不是完全是”喻文州接过王杰希手里的病例本,翻到了记录蓝河病案的那页,皱着眉,叹息道
“果然.....还是没有好转吗”

“与其说是没有好转,不如说是更严重了”对于蓝河的事,王杰希他也束手无策,说到底蓝河跟他们所有人都很熟络,那孩子带人亲近,为人随和谦虚有理,身边要是突然失去这样一个人,换做是谁,心里都不好受。

“那叶修他怎么样了?”

“叶修啊,昨天跟他说过蓝河的病情,也不清楚他到底做没做好心里准备,给他一点时间吧,现在也别随便打扰他。”王杰希摇摇头,叶修自蓝河生病以来,整个人就像是被抽了魂似的,谁叫也不理,完全失了以前的精神气儿,也只有面对蓝河的时候,才会生硬的扯扯嘴角,把病床上的人揉进他怀里,笑着说他胡思乱想。

“还有一件事”喻文州顿了顿“你,还记得小江吗?”

“轮回江波涛?”王杰希尾音上扬,江波涛他自然是熟的,以前他还在联盟总部的时候,经常会跑到他们微草去帮忙,或找自己唠唠嗑,只可惜两年前轮回出完任务回来,就.......但怎么会突然提到他,他已经死了两年了。

“对,我在w市执行任务的时候,看见他了。”

“怎么可能,他已经死了两年了,尸骨无存。”

“就是因为没有看见尸首才不能判断他到底死没死,毕竟轮回全队上下没有一个人是可以确定江波涛死亡。”喻文州从口袋里掏出一部微型相机
“因为不确定,少天还特地拍了照片,如果真的是小江的话,我倒希望他可以回来。”

“去我办公室看看吧。”王杰希推开门,先行走进楼道“这件事,周泽楷知道吗?”

喻文州点点头,王杰希皱皱眉心,随后缓缓开口“我觉得你不该告诉他。”

“我觉得他有权利知道。”喻文州绕过王杰希,按了下电梯的按钮

“毕竟他是小江生前最爱的人,也是最爱小江的人。”




周泽楷在得到喻文州的消息的时候几乎是跟疯了一样就从会议室冲出来,留下懵掉的轮回众人。
“队长这是怎么了,食堂还没开饭啊。”

“吃吃吃,翔翔你除了吃还记得啥。”吴启把圆珠笔扔向孙翔,又抢过身旁杜明的马克笔,装模作样的敲了敲桌子,还有那么点领导的意思。

“哟,吴主席要发话了,都别插嘴啊,让领导好好讲讲他的见解”杜明抄起笔记本,俨然一副好学生的模样。

“去去去,我想说队长为什么那么急,你们想想啊,这几年队长为什么事急过啊,在棘手的事到队长这不就一个淡淡的‘哦’然后三两下事情不就搞定了。”

“难道这事队长三俩下搞不定了?”

“我说孙翔你这小孩怎么这么耿直,你想想啊,能让队长都急成这样,连会都不开的人还有谁啊。”杜明一把揽过孙翔,抓起吴启扔过去的圆珠笔,往对方的太阳穴那按了按。

“是小江吧”方明华转着笔,沉默的看着他们,“毕竟队长只有在遇到小江的事上才会如此不淡定。”

“江副他回来了吗。”

“但愿吧。”




“抱歉啊,周队,你们轮回现在在开会吧,把你匆匆叫来。”喻文州坐在电脑前,神色有些凝重,王杰希一手撑着桌子脸色也没好到哪去,喝了一小口浓茶,示意周泽楷自己找地方坐,周泽楷也不拘束,三两步走到电脑前。
“前辈,江在哪”

“周队你先别急,我们现在也不能确定那是不是小江,只是有个模糊的照片。”喻文州拍着周泽楷的背,起身把电脑前的位置让给了他,周泽楷到没有任何动作,只是愣愣的坐在电脑前,在喻文州的指示下,敲开了桌面上的一组照片。

“这个是我们在w市执行任务时无意间拍下的,当时从我们远处匆匆走过一个身影,还是少天眼尖,跟我小声说刚刚走过去的是不是小江,我也没太在意,但少天还是不放心的拍下了照片。”
照片上是一个工业废墟,看样子是以前工厂拆迁所剩下的,残破的只剩一个骨架。还有无数根裸露在空气中已经生了锈的钢筋条,里面模糊间能看清一个人的轮廓,虽然不太清楚,那人身披一件薄薄的黑色大褂,看上去到有点向郊外寺庙里那老方丈的袈裟,手上缠着无数条绷带,虽然看上去已经破破烂烂了,头上戴着个斗笠,没有办法清晰的看清此人的脸,但因为是面对镜头的原因,大体五官还是辨识的出,所以喻文州也不能完全确定此人就是江波涛,他只是凭着两年前对江波涛模糊的映像和他失踪的地点才勉强得出这个结论。

“还是太勉强了吧,毕竟这张图的脸真的非常模糊”喻文州抱歉的笑笑,伸手想关掉电脑,却被周泽楷拦下。

“前辈,这张图哪拍的。”周泽楷声音在颤抖,慌乱中带着哽咽。他定定神,抓着喻文州的手问道。

“这具体位置我也不太确定,大概是w市靠南,离z市相当近,不过周队,你真的确定这张图里的人是小江吗。”

“错不了,绝对是他。”

“你怎么能这么确定?”王杰希放下手中的茶杯,绕道周泽楷身后,指了指图片。“无论是谁都可以穿成这样,跟小江身高相仿的人世界上也有千千万,哪怕你在了解他,你怎么可能只凭一个模糊的剪影变能辩出。”

周泽楷摇了摇头,王杰希也不知道他在否认什么,喻文州没说话,转着手中的电子笔,笑眯眯的开口道“可能,这就是对爱人的直觉吧。”

周泽楷向喻文州到谢后便起身离开,急急忙忙的冲出了王杰希办公室。



王杰希叹了口气“我真的不相信哪怕在相爱的人能从一个剪影就判断出彼此。这样对周泽楷真的挺残忍的,万一不是小江。”

“王队,我问你一个问题”喻文州眯了眯眼,笑着看向王杰希。

“如果方士谦前辈在一次任务中失踪,对外都觉得他已经死了,但你们根本没有找到方士谦的尸首,而你又苦苦找了他两年,现在终于有线索告诉你在某个地方有疑似方士谦前辈的人,你能保证你不会找过去吗。”

“这…..”王杰希沉默着,他好像有点理解周泽楷的心情了,现在的周泽楷就像是悬挂在崖边的救助者,而这张蓝雨组拍回来的照片就是伸向他唯一的救命稻草。不管最后结果如何,都值得他放手一搏。



“当爱一个人到了极致,生命里的所有都可以为他放下。”

就好像叶修,也好像周泽楷。


叶修坐在蓝河病床前,床上的人儿已经陷入熟睡,骨节分明的手上正打着吊瓶,叶修也不好意思继续打扰蓝河,揉了把已近逐渐变白的发丝,悄悄离开病房。

“怎么样,蓝河他没事吧”喻文州从走廊尽头走来,蓝河也是他们蓝雨组的一员,现在他出来这么大的事,自己这个当队长的说什么也要过来看看。

“目前没太大问题,但…..”叶修没有在说下去,顺手从口袋中摸出一包烟“医院可不能抽烟”喻文州夺走叶修手上的烟,把他塞回口袋“况且,小蓝也不希望看见这样的你。”

“也是,你们刚刚才结束任务回来,怎么不去休息休息?”

“这不刚刚和·王队说了点事。”

“哟,你两还有什么事要私密说的。不怕你家话痨和老方吃醋啊。”

“其实也没什么,告诉你也无妨。我们蓝雨组在w市执行任务的时候,在一个废弃工厂的旁边发现一个挺像小江的人,但由于当时时间紧迫,只是匆匆拍了张照片,也没太在意。”

“w市这不是两年前江波涛失踪的地方吗?”

“正是,所以我就提前告知了周队,希望能让他好受点。最起码能有个念想。”

“我没记错的话,你们这次任务点离z市相当近吧,大概就在两市交界的地方。”

“非常近,哪怕靠走路一天都能走到。前辈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照顾好我们蓝雨的人啊。”

“那当然,哥的媳妇哥肯定照顾的比自己好。”



“沐橙来了啊,坐吧”苏沐橙推开蓝河病房门,把保温盒从背包里拿出来,放在床旁桌上。

“蓝河他还没醒吗?”苏沐橙帮蓝河掖了掖被角,转身做到身后的布艺沙发上。

“才睡了两个多小时,让他多睡会吧。沐橙问你个事,轮回上次歼灭毒枭据点的地点位置在哪。”

“你怎么突然提起这个,怎么,出了什么事吗”苏沐橙诧异抬起头,具他对叶修的了解,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令他上心的事。

“这事你别管,我就是随口问问。”

“那次位置还是我发给轮回他们的,大概就是z市的偏北方,离w市非常近。”


W市废弃工厂
残败的钢筋上镀着一层厚厚的铁锈,有几块水泥板还被掉在半空,整栋大楼在岁月的洗礼中已经只剩下一个看上去完整的骨架,估计是以前拆迁队没拆干净,仅剩完整的几面墙倒也能挡点风雨,破败的墙角传来男人沉重的喘息,男人带着个斗笠,刚好能遮住他消瘦不堪的脸,隐约中还能看见他已经花白的头发,手一直没停过,往手臂上不停的缠着绷带,仿佛想遮掩住什么。

“如果没有看错,昨天经过这里的人,大概就是喻队他们吧。”


跪求红心蓝手
我真的ball ball你们了
虽然写的具烂

评论(9)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