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亭

咔酱我的 江江我的 银时我的 周江锁死 !轰爆锁死!土银锁死!

【周江】悸动分类学(上)

#死亡人口回归!久违的更新!三次的事实在是太太太忙了,大大小小生了两次病。所以更新会很慢很慢,不过忙过这阵就好啦。
#校园设,非原著,架空。
#答应你们的周江糖,都给我吃!不吃继续撒刀子!【超凶】
#好懒啊,分两到三章写
#ooc有,私设有

01
这是第几次梦见他了。

这周第三次?

还是第四次?

记不太清了,反正最近的梦里总有一个恍恍惚惚的剪影,身形依稀可辨,大概是个温暖的小哥哥,也可能是个活泼的小学弟,总是站在光下,背对这他,江波涛没理由的觉得这个背影眼熟,总觉得似曾相识,但一时也想不起来是谁。每当自己试图跑向他的时候,不争气的闹铃总能在这个时候想起,刺耳的音乐一下把自己拉回现实。

江波涛困得不行,眼睛还没睁开就被母亲从床上拖起来,推着他去洗手间把自己拾掇拾掇,转身又去忙厨房里煎了一半的荷包蛋。

江波涛半只眼睛没睁开,半梦半醒的,还想着自己梦里的那个人影到底是何方神圣。一只手到是熟练的挤上牙膏,塞进嘴里。

“江波涛我告诉你已经7.00了,你在不洗漱好,你就来不及,马上迟到你们班主任又让你站到门口,亏你还是个班干部。”

母亲的声音一下把江波涛拉回了神,吓得一个激灵,差点把嘴里的牙膏沫咽下去。随便拿水糊了下脸,抓起门口的书包,完全没听见父亲的笑声和母亲的嘱咐,门一开,跟个疯了的兔子似的,蹭的一下给窜的没影。

02
自行车怕是给他瞪到了一百二十迈,大清早的路上没什么车,上班族还没开始行动,只有跟他一样奔波在路上的高中生。还有周围路边围着三三两两的早餐车。7.15开始早读是他们学校的规矩,因为还没有到高三艰苦奋斗的年纪,学校对他们高二还是稍微放宽了一点点。不过好歹也是个市重点,总归要比二三流的学校早多一点。7.10分就会有纪检人员在门口堵人,迟到的一律上报给班主任。江波涛他们这学期换了个班主任,四五十岁的女人,看上去就是那种中规中矩,在更年期边缘。偏偏还教他们班物理。江波涛好死不死,正中枪口子上,物理学的最差,倒霉的是到他们这一届还取消了文理分科,啥都得学,几门课大大小小一个都不带少。每次这个时候江波涛都有点怪她妈为什么没给他早生一年。

“江哥冲呀!江哥加油!”杜明趴在教学楼的走廊上,看着江波涛从校门口一路飞奔而来,冲着他甩甩表。

“杜小明你不要站在说话不腰疼......我.....我TM早饭都没吃。”江波涛大气喘不上一口,扶着楼梯扶手“为什么我们班在四楼啊喂。”

“这你得问教务处领导,跟他们商量商量把你降级到高一,这样你就在一楼了。才7.13,学校田径社不邀请你真是亏。”杜明把手表重新带回手上,笑着说道“我位肚里还有早上剩的半个包子,你要是不嫌弃.......”

“去,谁愿意吃你那半个包子。你要是剩了半杯豆浆我还能勉为其难的喝一下。”江波涛把书包丢在座位,摸起桌肚里的英语书,起身去讲台上带早读。

“同学们安静一下啊,把英语书拿出来啊,第一节英语课老师要默写,课文没背的赶紧背背,单词没看的抓紧。有这个时间讲话,多打两面小抄也行啊。”江波涛是英语课代表,作为一个男孩子理科学的一般,文科学的到是出奇的好。他们班班主任不止一次拿这他的物理和英语卷子,感叹道,英语的分数挪20分给物理该多好。

“我说个事可以吗?”

江波涛一愣,把书从面前拿下来,周泽楷一张俊脸正对着他,斜靠在讲台面前,乍一看以为是偶像剧的桥段。

周泽楷是江波涛的同桌,高二分新的班,三生有幸和学校校草分到一个班,高一跟他玩的好的女生都小窗敲他,让他在周泽楷面前多吹捧下自己。江波涛到是把她们的话当做饭后笑话,自己跟周泽楷没那么熟,一开始没搭几句话就给人介绍女朋友,怕不是想牵红线想疯了。

江波涛没理由的生出一股子恶寒。自从周泽楷被认命为物理课代表后,那是天天从他嘴里听到老师让他去办公室的话,天天都喊他去喝茶,导致现在江波涛一看见周泽楷就有拔腿就跑的冲动。

“小周你说就是啦”江波涛从讲台上下来,点点头示意周泽楷上去。内心祈祷了十七八遍千千万万不要说物理小测。

“老师说下午第一节物理课,他要做个小测验,请大家好好复习。”

fuc*k!

上帝要是想整你,总能整得到。

03
“江波涛,安息吧。”杜明从前座转过头来,嬉皮笑脸的拍了拍江波涛的肩。从桌洞里摸出半个包子,说到“这半个包子我是给您当贡品还是给您烧了?”

“你还能不打击我啊,我都这么可怜了。”江波涛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在桌上,无力的翻着物理书。

“这TM都是些啥......”

“不是,老师前几天把你跟周泽楷同桌,你得利用好资源啊。”杜明敲着笔杆,滴答滴答的敲得江波涛心生烦躁,就像是盛夏的蝉鸣,惹人生厌。

“行了,别敲了。等小周回来,我暗示暗示。”江波涛磨磨唧唧的,高二分班后他才认识的周泽楷,虽然早已听过周泽楷的丰功伟绩,也知道这是个高冷boy,女色不近。开学两周也没怎么说过两句话。前几天物理老师拿着江波涛上课小测在讲台上气的半天憋不出一句话,大手一挥让周泽楷搬到江波涛旁边,互帮互助。

“嗷.....咋整啊,我讨厌物理老师这个王八dan....小周你来了啊。”周泽楷抱着一沓物理卷子站在江波涛面前,半只手还没搭在江波涛的肩上,悬在了半空,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江波涛把椅子往前挪了挪,看着周泽楷站在原地,以为是自己的缝隙太小,又往前挪了几厘米。

“怎么了,不进去吗?”

“不是,下午物理考试,老师让你好好考。”周泽楷顿了顿,他一般不喜欢干这种帮老师传小话的事,跟个狗腿子一样。

“.......她就说了这个?”

“她还说,你期中要上课考不及格,就请家长。”

“woc!”江波涛猛的一拍大腿,疼的倒吸了一大口凉气,慌慌张张的把物理书摊开来,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突然望向周泽楷。

“楷哥。你看咱们同桌一场,相逢即是缘。”江波涛抓住周泽楷的双手,就差给他来个惊天动地磕头。

周泽楷不自然的把手往回缩,耳根子已经泛上粉红“座位是老师调的....”

“那老师为什么把你调给我了,不是别人,你看都是缘分啊。”江波涛没太在意周泽楷,现在他只关系自己宝贝物理成绩。

“不是因为我是物理课代表吗?”

“......好像有那么点道理。我不管啊,这样你就更得救我了,你忍心看着我回家拖回去给我妈一顿毒打吗。楷哥,大神,爸!救救孩子吧!”

“.....”周泽楷松开江波涛的手,钻到自己的座位上,冲着江波涛的这句爸,也点点头表示愿意普度众生,行善积德。

“就这么说定了啊,你不许反悔啊,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师父了,我就是你关门大弟子,下午考试你要救我。”

“怎么救?”

“就适当的给我借鉴一下,一下就好。”

“不行。”周泽楷把第一节课的书拿出来,摆在桌脚。一脸严肃的看向江波涛。“你可以现在学。”

“大哥开玩笑不能这样啊,我拿什么学能过下午小测,拿头吗?”

“你公式不是背的很熟吗?”

“关键我不会用啊.....”

“往上套就行了,不难。”

哦.....不难啊.....

不难你个鬼啊!!!

大兄弟,您当俄罗斯套娃呢。大的套中的,中的圈小的。

江波涛扶着额头,一脸便秘样的看向周泽楷,周泽楷把练习册翻开,指着一道题解释到“你看这个。”

“我不看.......”

“不看学不好,下午小测,徒儿。”

“马上英语还默写呢,师父。”

“英语你怕什么?”

“但是在英语老师的早自习看物理总归不太好吧。”江波涛把英语书摊开来,顺手合上周泽楷的物理书,一大早看物理,容易脑壳疼。

“你这是强词夺理。”周泽楷无奈的摇摇头,见江波涛也没有想学的意思,默默的把物理书收回桌洞。

“楷哥我跟你说对付江波涛这种顽固不化的恶徒,不能来软的,只能霸王硬上弓。”杜明从前排转过身来,嘴里叼着剩下的半个包子,砸吧着嘴,略带嘲笑的看向江波涛。

“好好吃您的饭去,再说闲话,下次英语背书不给你过。”

杜明翻了白眼,没搭理他。凑到周泽楷耳边,嘴里还嚼着包子馅,轻声说道“你瞅瞅,打击报复。”

“就打击报复你”江波涛给了杜明一技毛栗,转身去收英语作业。

“那你到底学不学”周泽楷叫住江波涛

“学啊,学啊,不学要请家长啊。”

“那你什么时候学?”

“早自习过后到物理课,好不啦。”江波涛从孙翔手中抢过最后一本英语练习,无视孙翔的鬼哭狼嚎,转身看向周泽楷。

“说好了,下课除了上厕所别想跑。”

最好课余时间都是我的。

“得嘞您。”

03
“听说你拜周泽楷为师了?”

“啊?嗯对。”江波涛咽了口唾沫,哆哆嗦嗦的站在物理老师面前,鬼知道他又怎么惹物理老师不爽了,从英语老师办公室回来的路上正面撞上,浓情蜜意的对视了两秒后,正打算打个招呼赶紧溜之大吉,就被直接被提溜到办公室。

“终于打算好好学物理了?”物理老师头都没看他一眼,从一堆练习册里翻出江波涛的本子。

当场处刑......呵呵

“嗯......”江波涛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出。听着红笔刷刷在纸张上划过的声音,就像临死前的哀歌。

“你看看你昨天作业啊.....唉不说了。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成绩也不差,只是物理这方面没点通,既然你也下决心好好学物理,这次小测我也不找你麻烦,但是如果这次月考你还考成这个死样子,请你和周泽楷一起到我这报道。”老师顿了顿,喝了口泡开的罗汉果,继续说道“要求不高,满分100,给我考及格以上,低一分拉着你同桌一起过来。”

江波涛小声应了一声,像个柱子一样杵在物理老师旁边,像是古时候犯了错的大臣,任凭发落。

“你练习册拿回去,让周泽楷好好跟你说说,别一天到晚稀里马哈的。走吧走吧,马上你们还要上课。”

“报告。”江波涛礼貌的敲敲教室的门,英语老师已经站在班级里,一遍一遍的环视着谁背书是在对嘴型。见敲门的是江波涛也没说什么,摆摆手让他进来。

“杜明怎么站在外面。”江波涛绕到自己位置上,小心的点点前面的吴启,轻声问到。

“被老师抽到被课文,没背上,被揪到门口,让他背完了再进来。”

“哎嘛,太惨了。我说遭报应了吧。”江波涛毫不掩饰的笑到,抬眼就看见英语老师甩给他一技眼刀。

“老班跟你说什么了。”周泽楷眨眨眼,递给江波涛一张纸条。

“emmm,她跟我讲,我这次月考钥匙没及格,她找我俩算总账。”江波涛把英语默写本摊开,把纸条塞在本子下。

“......为什么还有我?”

“我哪晓得,你问她,可能她觉得这样你会有积极性?她把我练习册给我了,让你给我好好讲。”

“她不说我也愿意教你。”

“啊?”

“江波涛!”英语老师站在讲台上嚷着,江波涛还对着那句没头没尾的句子发愣,还没回过神,身子已经特别实诚的站起来。

“下去把默写本收了,今天默写不及格的把名字给我。”台下哀怨声一片,杜明绝望的把英语书一摔,回头像看神仙一样望向江波涛。江波涛尴尬的耸耸肩,先把杜明的本子抄了过来。

04
“江哥,你说,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杜明紧握着江波涛的手,含情脉脉的看着他,使命的挤着自己眼睛,妄图挤出两滴生理盐水。

“不是,滚。”江波涛头都没抬,把杜明的默写本从最底下抽出来。

“我看看啊,一共四段,你就写了两段,还有七成都是错的,你说我再瞎,也不能瞎成这样啊,一个句子五分,你这能扣成负的。”红笔在杜明本子上写写画画,踌躇了几秒,潇洒的给他打了个30。

“江波涛你........”杜明捶着胸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捧着自己的默写本,差点想就地给自己挖个坟。

周泽楷趴在桌上,刚英语课的时候就困得真不开眼,昨天晚上失眠到凌晨,明明没喝任何有咖啡因的东西,也不知道是心事还是身体原因。眯着双杏眼,扫过低头批改作业的江波涛,眨巴眨巴眼睛,又把头埋进臂弯里。

“你不学物理了啊”吴启转身从江波涛笔袋里顺走了根黑笔,同情的拍了拍杜明的大腿。

江波涛把默写本理好,把吴启的本子甩给他,扬扬手中的花名册“人小周在睡觉呢,不好意思打扰他。”

“瞎扯,我看你就是不想学,马上楷哥要和你一起去喝茶了。”

周泽楷蒙在臂弯里,昏昏欲睡。外界的言语他已经听不太清,吵吵嚷嚷的,像是小时候收不到电台的收音机。懵懵懂懂的就听见江波涛含笑的声音,清澈有力。

“别瞎说,哪怕是为了小周,我也会好好学的呀。总不能让他和我一起丢脸。”

对呀,你可是我的关门大弟子,为师当然会用心教导你。

只不过学费会贵一点就是了

要搭上你的一辈子哦。

这可能是一个周泽楷一开始单方面暗恋江波涛,后来转为双向暗恋的故事。不要问我第一张悸动在哪,我不知道。

对不起,我拖更太久了,死亡人口终于回归
有没有ller扩列呀【buni】

有没有周江同好群愿意收留我【哭辽】

评论(7)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