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亭

咔酱我的 江江我的 银时我的 周江锁死 !轰爆锁死!土银锁死!

【周江】戒烟

#烂大街的破镜重圆梗,原著设
#ooc有的,私设有的
#为什么我那么喜欢歌梗
#he!he!he!

01
江波涛不太喜欢抽烟,也根本不会抽烟,只是效仿他老爸那种老烟枪,在嘴上唑吧两下,就缓缓吐出来,也不咽到肺里。烟的味儿太苦,呛得他嗓子难受。第一次抽烟的时候还是他在贺武的训练营,受到几个跟他一般大的鼓舞,小小年纪一下没经得住诱惑,豪气的吸了一大口,差点呛了个半死,不过年轻时脸皮薄,是个不愿服输的崽,憋红着个脸,硬撑着说自己没事。而夜深时,却偷偷拿着漱口水拼了命往嘴里灌,往后再也没有碰过烟。往后在轮回碰到大大小小的应酬,别人要是硬塞给他一只,转眼也进了周泽楷的口袋。

周泽楷喜欢抽烟,也会抽烟。虽然平时顶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其实喜烟也喜酒。抽烟抽的习惯了,烟草的苦涩到到是能让他平静,他自诩不是一个特别冲动的人,但有时候也需要烟草来麻痹他的大脑。周泽楷出人意料的早早的就学会了抽烟,念高中的他并不是个爱学习的主,玩心大的不行,每天都想着今天该怎么逃掉班主任的课,对教导主任的行踪摸的清清楚楚,学校的那面废掉的土墙,掩在一个特别不起眼的犄角旮旯。学校可能是认为根本不会有学生能发现这,连摄像头装都没装,周泽楷也是运气好的不行,连着几天来着翻墙逃去打游戏愣是没被学校给抓到,久而久之,土墙上还有他留下的脚印,学会抽烟也是在那时候慢慢学会的,时间长了,就成了一种习惯,戒不掉了。

学会一件事很快,也许只要一天,一周,一个月。忘记一件事却很慢,也许一年,两年,三年都忘不了,特别是已经深入骨髓,习惯了的事。

习惯是个很可怕的事,我们都学着如何习惯,却忘了如何忘记习惯。

02
周泽楷其实戒过一段时间的烟,是他和江波涛在一起的那五年,第十赛季轮回惜败于兴欣,还莽着一身劲,把目标直指总冠军的小伙子们,还是受不了这个打击。年轻的副队长自然受到的外界很多的非议,甚至有人认为“双一”组合的配合已经逐步成型,轮回的队员们也可以和周泽楷完美配合,那么轮回究竟还需不需要江波涛,江波涛的存在在轮回是不是可有可无。

网络舆论的压力是很大的,这个问题在电竞圈迅速被广泛关注,江波涛的去留成了那几天他们津津乐道的饭后话题。即使轮回方面已经做了明确的表示,不可能放弃江波涛,江波涛是轮回重要的核心,绝对不可能失去他,但江波涛心里还是存着芥蒂,好几天把自己关在房里,怎么喊都不愿意出来。最后还是周泽楷动用队长的威严,连哄带骗的,才把门开了个小缝。

江波涛的房间不乱,到是可以说的上井井有条,没有随便乱扔的垃圾,没有摆了好几天的外卖的包装,没有左一处右一处的零食袋。江波涛示意周泽楷随便坐,自己一屁股坐在了床上,眼睛红红的,像是哭了很久。周泽楷就着他身边坐下,安抚似的拍了拍他的肩,没有再说什么。

江波涛坐在周泽楷旁边没来由的想哭,哑着嗓子,开口道“队长,轮回是不是真的不需要我了,我是不是很没用。”周泽楷愣了一瞬,反手把江波涛圈在怀里,轻拍着他的肩

“怎么会呢,小江这么棒。”

“不能妄自菲薄呀,明明你已经很努力了,轮回一直以来都需要你的存在啊。”

“如果没有你,就没有现在我,也没有现在的轮回。”

“想哭就大声哭出来,你已经很棒了,接下来的事交给我。”

“别一个人什么都藏着掖着,偶尔也依赖下我啊。”

江波涛红着眼眶,鼻头酸酸的,他这几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浑浑噩噩的,像一个吸了鸦片的瘾君子。太过在意别人的看法,对自己的要求太过严苛,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一个人默默承受,不愿麻烦别人。一个人孤独久了,也就慢慢习惯。当身边突然出现另一个人,还是有些无所适从。

眼泪顷刻而下,周泽楷的言语就像是闷热天的一场雨,洗去所有尘涤。江波涛第一次觉得被人肯定,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一直以来,自己都只是作为一个辅助的角色,背光而行,可有可无。鲜花和掌声是从未奢求的东西,他一直以来能做的,就是默默推助着周泽楷,称王,在封神!

“小周,你真的认为我很重要吗?”

“那当然了,江对我而言,对轮回而言都是无可替代的存在。”周泽楷揉揉江波涛的软发,才洗过的发丝还带着洗发水的清香,好闻的很。

“你不能骗我啊,要不然我会生气的哦。”

“不会的,小江对我而言,非常重要,重要到,已经离不开你了。”

“江波涛,我喜欢你啊。”

03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大概是可以为了他放弃自己长久以来是习惯。

周泽楷已经快半年没有摸过烟盒。他跟江波涛在一起的那个晚上,江波涛被他轻拥在怀里,抚在他耳边小声的说着他不喜欢烟草的味道,对身体不好,也呛的厉害。

轮回的人早是知道自家正副队长双双出柜的事,走廊遇见他俩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刻意为之,也只有被塞一嘴狗粮的份。不过在他们知道自家队长为了自家副队戒烟这事,又嚎叫着怒斥这俩不顾及单身狗的感受。

周泽楷和江波涛的事情在圈子里不是个秘密,有个眼睛的人都看的出来,这俩甜甜腻腻的,周围的粉红泡泡都要实体化了,在圈子内也没必要藏着掖着。

上次跟兴欣打友谊赛,结束后兴欣作为主场战队,自然是要进地主之谊。饭桌上叶修着手递给周泽楷一包小苏,被周泽楷一手推脱掉。魏琛还纳了闷,拍着周泽楷的肩说跟我们还客气个啥。周泽楷只是摇摇手,淡淡的说

“不是客气,我戒了,江不喜欢。”

方锐一边啃着猪肘子,一边叨叨着叶修和魏琛。说着你俩就不能像人家小周学习学习,赶紧随便到外面掉个凯子回来,好让我们也进化下空气。苏沐橙喝了口椰奶,笑眯眯的说魏琛就算了,叶修哥这样的,找了一个也是死性不改。叶修摆了摆手,说不是不戒,只是时候未到。

江波涛也不是不让周泽楷抽烟,一个习惯成瘾的东西,如果不是外在的某些必要的原因,戒掉是个很难的事。一开始他们刚在一起没多久的时候,周泽楷几次手痒痒的,没理由的就想来一根过过嘴瘾,但是顾忌江波涛,只能怏怏的放回去。江波涛也不是个无理取闹的人,看着枪王大大憋的委屈,自己也有些心疼,训练结束后自己也会从周泽楷宿舍悄咪咪的给他摸出一根。不过周泽楷决心大,意志力也坚强,硬是把那股子劲憋了回去。时间久了,渐渐的,烟这个东西开始可有可无了。

04
江波涛再次抽上烟是他和周泽楷分手的那一年。

分手的理由江波涛也记不大清楚了,只知道是自己提的分手。那天晚上,江波涛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关了很久,没有哭没有闹的,只是从队服外套口袋里摸出一包烟,是上次轮回和金主吃饭的时候人家硬塞进他口袋的,还是包中华。

并不熟练的从烟盒里拿出一根,往兜里一掏,才发现没有打火机。在宿舍翻了好久,摸索着从抽屉深处翻出一个,一看,还是周泽楷留下的。

江波涛还是不习惯抽烟,呛人的烟味喇着他嗓子难受的紧,吸了一口就从口里吐出。烟的味道熏着他的眼睛,也许是这个原因,江波涛眼眶渐渐有些湿润,他还是舍不得周泽楷,毕竟那是他爱了五年的人。

五年来,他早已毫无保留把自己的心全部给那个人了,又怎么可能忘记他。

周泽楷再次摸上烟也是和江波涛分手的那天。其实那天晚上他最想的是找个人喝喝酒,说说话。但是夏休期,该回家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一个人和闷酒也没什么意思,真的要是喝断片了,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去。

从超市买了包烟,出来时已经快凌晨。周泽楷不想回宿舍,跟江波涛撞见了也尴尬。缓步走向一个小公园,坐在木制长椅上,熟练的点燃嘴上的烟蒂。尽管五年没碰过烟,但是烟的味道还是能让他平静。麻痹着他的神经,试图让他忘记和江波涛的点点滴滴。

烟雾从唇边弥散,晕染在空气之中,像是黑夜中的幕布,上面播放着的,是迷失者的哀歌。

都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可只是未到伤心处。周泽楷的眼泪,也就在这个晚上,悄无声息的留下。

人就是一个很复杂的生物,思考的多了,活的越累。明明是相爱的两个人,却因为世俗,而违背了自己本来的意愿。

周泽楷时常会羡慕那些动物,他们没有人类的智慧,也就是因为单纯,才活的那么快乐,凭借着本能,吃自己想吃的,爱自己想爱的。而人,偏偏就做不到。

江波涛,你说我多久才能忘记你的一切,然后再次爱上一个人。一辈子,够不够。

05
周泽楷和江波涛是在他们分手两年的轮回一次的聚会上。聚会搞的很气派,几乎聚集以前为轮回打拼的所有老将,周泽楷和江波涛自然没有推脱的道理。

酒过三巡,没有了第二天训练的困扰,曾为轮回打下一片天地的周泽楷和江波涛也是被灌的微醺。周泽楷倒是还好,他会喝酒,也能喝酒,就现在这一帮子小屁孩,能把他喝倒的还没发掘。周泽楷受不了酒席闷热的气氛,微微欠身打了招呼,悄悄的从包厢里走出。

江波涛刚从洗手间出来,酒带来的那股恶心劲还徘徊在他喉头,随时都有往外冒的可能。他不太擅长喝酒,也不理解为什么有人喜欢喝酒,明明那个玩意,那么苦。

稍微拿水冲了把脸,清醒下混沌的大脑。其实他今天真的不想来这个聚会,他在害怕,他害怕自己再次面对周泽楷,再一次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

我以为我忘记了你,我以为我把自己掩藏的很好。但是,再重新见到你的那一天,一切都只是我以为罢了。

06
“江.......江波涛。”

江波涛闻声望去,周泽楷尴尬的站在走道上,进也不是,转身走开又太过无情,他不太擅长处理这种“和我分手两年的前任在厕所门口撞见”的狗血桥段,挠了挠头,给江波涛让出一条道。

“唉,是队长啊,你说你站那干嘛,我又不会吃了你。”江波涛笑道,从抽纸机里抽出张手纸,胡乱的在手上抹了抹。

“好久不见呀,我们也快两年没见了吧,最近怎么样。”江波涛靠在洗手台前,说不尴尬都是假的,说不想也都是假的,早在今天见到周泽楷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还没放下。

“嗯,还行,你呢?”

“我?我一直就那样啊,没有了荣耀,我也就是个最普通的人,哪像队长你,还是那么耀眼啊。你应该找到了另一半吧。”江波涛低着头,他不敢看见周泽楷的眼睛,他害怕,他害怕得到的是一个肯定的答案。

周泽楷退役后去当了平面模特,在圈内也算是小有名气,在这么个醉纸迷金的圈子,江波涛真的不敢确定他还能在周泽楷心里有一点点的位置,毕竟,他们两年完全没有联系。

“没,没有对象。”

“这样啊,不过队长那么好看,肯定不缺追求者吧,我等着吃上队长喜酒的那一天哈。”

“不,没有追求者,我拒绝他们了。”

“江波涛!”

周泽楷突然上前,一把把江波涛圈在怀里。江波涛脑内像是发射了一颗氢弹,轰的一声,炸开了朵蘑菇云。

“队长,你喝多了吧!”江波涛想推开周泽楷,奈何眼前人力气大的厉害,看来离开自己的两年,他还是有好好的在做健身。

“没有,你知道我喝不多的。江波涛,离开你的两年,我还是放不下你。”

“我还爱你。”

周泽楷声音越说越小。他在赌,他在赌江波涛还爱他,就想他还爱着江波涛一样。怀里的人突然趴在他肩上,一抽一抽的,哭的眼睛红红的。

“周泽楷,你这句话,我等了两年。”

“我爱你。就像当初一样,我还爱你。”

07
喜你为疾,药石无医。

任何习惯我都可以去改。唯独爱你,我始终改变不了。那是我已经刻在骨子里,深入骨髓的习惯。

幸好我们是幸运的,我们在最糟糕的时候分开,在最恰当的时候重逢。

所有发生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我真的很庆幸,我最终没有失去你。

烟,可以戒。
而你,不能。


护理狗考完回来给你们更新啦啦啦啦!!!
发篇文证明一下我没死!!!!
下篇歌梗预告《那些你很冒险的梦》
不知道你们还有没有人记得白诅,没人记得我就不写了【被拍飞】
300fo点文我最近就开!!
红心!蓝手!绿泡泡!爱你们!

评论(7)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