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亭

咔酱我的 江江我的 银时我的 周江锁死 !轰爆锁死!土银锁死!

【叶蓝】光年之外 01

#200fo点文产物 @You don't laugh(修
#对不起这位小可爱我拖了好久呜呜呜
#主叶蓝,副cp没定,不出意外是方王周江中选一个,非原著,架空私设预警
#我一章实在是写不完,所以就分篇啦,大概是个中长篇

01
阿努斯比游戏,据说这个游戏的最初创始者是一个患了抑郁症的富翁,无儿无女,一生除了赚钱没有别的欲望,他不希望自己死后自己的遗产没有人继承,就邀请全国50位普通人来参加了一个派对,把他们关在孤岛上的一栋别墅里,进行一系列的游戏,通过游戏决出最后的赢家,继承他一小部分的财产,剩下的钱,来年继续。而没有通关的人,等待他们的只有死亡或者一辈子在孤岛上,因为游戏手段极为残忍,这个游戏在民间称为死亡游戏。

一般来参加游戏都是以自愿进行,参加的都是一些不甘命运或者是毫无追求的无用之人,但是当没有人报名参加的时候,为了保证游戏顺利的进行,会从全国抽取50位他们所谓的幸运儿,来被迫进行游戏,可能就有平常街边的扫地工,或者光芒万丈的明星,也有可能是现在a国的政府人员。当然了,你也可能会成为下一个“幸运儿”。

每年游戏开始的前三天,组委会都会在官网上公布名单,在开始的前一天,会有工作人员把你带到指定地点。第二天大早,在所有参赛人员上岛开始,游戏就已经拉开序幕,生存之战,一触即发。

02
蓝河站在轮船的甲板上,天还暗着,太阳还没有从东边升起,天空上星星点点的,月光到是给了这个海面一点点的柔和。他现在都还有点恍惚,从他在游戏官网看到自己名字的那一刻起,他平淡了二十几年的人生突然给他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这个玩笑一赌,就直接赌上了他的命。

蓝河趴在甲板的护栏上,海风吹的脸有点涩涩的,但他也不愿意进到船里,看着那些手拿枪支的工作人员他心里就堵的慌。还有那些怨声载道的参赛者,好像是他们抱怨了,组委会就会网开一面,放了他们一样。

“哟,小蓝,不进去坐着,外面海风吹的怪冷的。”一个慵懒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吓的蓝河一个激灵

“叶修前辈你走路怎么没声啊。”

来的人叫叶修,是蓝河他们公司总部派到g市的项目负责人。没有想到这一次他居然也参加了这个游戏,虽然是被迫的。

“哥出来抽根烟,里面人太多,不太方便。不过这海风太大了吧,烟都点不着。”

“既然点不着就别抽了,对身体不好。叶修前辈......”

叶修郁闷的把打火机收回口袋里,像是个被迫和爱人分开的好好先生,又像是失去了自家主子的猫奴。蓝河盯着他望了半天,突然有点想笑,扯了扯嘴角,脸却又塌了下去。

“小蓝性质不高啊。怎么跟我在一个地方不太自在哈。”

“不不不,不是的,只是我在想为什么这么多人为什么会抽中我。”这个问题是自从蓝河知道自己榜上有名后的几天一直在想的事情,尽管知道只是个偶然,他还是想给自己一个充分的理由,一个不让自己抗拒这个游戏的理由。

“这个有什么好想的,没抽中是他们的福气,抽中的也是自己的命,既然被迫接受,也就好好的去面对这个游戏,怨天尤人,怨声载道,可不是个好的对策。还不如放宽心去面对他,反正害怕已经没有用了,不是吗。”

“可是这个不就跟饥饿游戏一样吗,只能活一个,或者只能留一个。”

“他并没有说过只能活一个吧,游戏规定只有胜出者,并没有说有几个胜出者,谁也没有说过这几年只有一个人胜出。”

“前辈的意思是说,可能有多个参赛者胜出,并且脱离了游戏。”蓝河诧异的望向叶修,搓了搓手上的汗渍。叶修说的不是没有道理,这几年游戏结束后并没有公布胜出者的信息,但是游戏奖励的基金下降的到是快的有点害怕,原本没有亲身参与 还以为唯一的胜出者已经可以富可敌市了。

“毕竟,游戏也分团战和个人。谁能活到最后,没人知道,全靠自己,把握全局。”

03
登上孤岛的时候差不多是早上八点左右,岛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破旧,花花草草长得不是那么肆意,看上去就像有人打理过,岛的正中间有个别墅,是他们50个人参加游戏的地方,不过与其说是别墅,倒更像一座古堡,就是童话里女巫住的那种,总感觉下一秒就会有个穿着破旧,有着长鼻子的老人 骑着扫帚从里面飞出来。

蓝河跟在叶修的后面,虽然到了陌生的环境,但是有熟悉的人总会稍微安心一点。“小蓝你是不是害怕啊,你要是害怕,你跟哥说啊,哥可以牵着你走哈哈。”

“谁!谁会怕这个!再说了这有什么可怕的!”蓝河憋红着个脸,脚步还是不自觉的跟紧了点。

当所有人都在别墅里集合的时候,工作人员已经悄悄把门锁上。别墅里除了参赛人员,只有一个游戏负责人,也就是所谓的裁判。
裁判看上去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黑着个脸,有着很浓的黑眼圈,头发随意的披在肩上,长度及腰,应该是好久没有剪过。穿着破旧的长裙,裙摆下还有几个小洞洞,也不知道是刻意涉及成这样还是真的破烂成这样,看上去真的像电视里爬出来的贞子,慎的吓人。

蓝河到吸了一口冷气,又往叶修身边靠了靠。负责人的目光随意的扫视了参赛人一眼,斜靠在壁炉旁边,懒懒的说道

“你们就是今年的参赛者,我相信都应该清楚我们的规则,活到最后的就是王。具体的我还是要细说,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活到最后,这个就是游戏的残酷,失败者肯定要给予惩罚。”参赛人顿了顿,怜悯的看了其他人一眼,拍拍身上的灰,站起身来。

“败者为寇,任凭发落。这就是几百年的弱肉强食,你们先放心,我们组委会不会随便取参赛者的性命,游戏失败的失败者,我这里有一把手枪,你们排队到我这里,自己拿枪抵着自己的太阳穴,了结自己的一生。”

周围的人群突然骚动起来,蓝河腿有点发软,虽然早就听过死亡游戏的规则,但是没有想到过他们如此的变态,在别人的瞩目下了结自己,又有几个人可以做得到。没人愿意送死,可又有人必须死,游戏的一点点失误,都有可能导致命丧黄泉。

游戏结束了可以重来。这个游戏,结束了,就是结束了,没有第二次机会。

“当然你们游戏中出现的作弊,不符合游戏规定的行为,通通直接判出局。所有请你们遵守游戏规则,不要出现任何违规行为。”

周围人早就吓得说不出话,也有小女生被吓的直接哭了出来。在这个游戏里,是人与人之间的博弈,是拿一命换一命。

“既然我话都说道这个份上了,那么第一个游戏马上开始,我们别墅里面分布着40间卧室,分布不均匀,而且有些藏的很深。你们一共有50位参赛者,没有卧室的10个人,将失去参赛资格。你们参加了这个游戏都会属于一个自己的logo,都保存在你左手的腕带上,对着房间的门把手上的扫描仪扫入自己的logo,就算做占领这个房间。”

“当然,房间的归属权只是暂时的,在游戏期间内,你们可以通过抢夺腕带删除logo的方式,抢房间的归属权,除此之外,一切行为都可以被大会视为违规。可以有肢体的冲突,但不能杀人,你们在这个游戏里,能杀的人,只有你自己。”

在这个游戏里,能杀的人,只有自己。

04
“叶修前辈”蓝河扯了扯叶修的衣角,把脑袋凑到叶修耳边,小声说道“叶修前辈,我认为我们俩应该结个盟。相互配合才能玩的更好。”

叶修揉了把蓝河的头发,突然感觉手感跟楼下阿婆家的萨摩耶的手感差不太多,笑道“小蓝,你老实跟我说,你是不是怂了。”

“谁跟你说的,我只是觉得两个人比较保险一点。”

“既然规则说的那么清楚了,一分钟后,游戏开始,持续时间为90分钟,你们自己掂量掂量,看看下一部棋子该怎么下了。到底是先行占有,还是后来居上?  参赛者们,看你们的了。”裁判说完转身离开了,留下了一脸迷茫的参赛者。

“这个老太婆既然走了,那他怎么会知道我们究竟干了什么。”身边一个年轻的男生响起,语气尽是对这个游戏和刚刚那个负责人的不满。

“你是白痴吗?”叶修说道“既然她已经提出违反规则这一点,就足以证明我们干的什么破事,她全部知道,我劝你,规则不要乱碰,搞不好,会出人命的。”

那个男生努努嘴,恶狠狠的瞪了叶修一眼,转身跑开了。蓝河无奈的摇摇头,说道“你这么早得罪人好吗,万一以后有什么事怎么办。”

“那是以后的事,注意了小蓝,游戏马上就开始。”

“五”

“四”

“三”

“二”

“一”

“游戏开始!”

第一章终于码完了,梗其实梗饥饿游戏比较像吧,但其实是来源我最近做的一个梦,梦里是游戏规则都跟本文的差不多。

犹豫是手机党不好弄连接,所以有一个专门的tag,第二章发布后直接戳tag就可以啦,戳tag 叶蓝 光年之外

最后不要脸的求红心 蓝手和小绿泡

最后最后!我以人格担保绝对不虐!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