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亭

咔酱我的 江江我的 银时我的 周江锁死 !轰爆锁死!土银锁死!

【周江】对于突然冒出的情敌通通以助攻处理(上)

#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一个奇奇怪怪的脑洞
#双向暗恋设定,觉得小周暗恋江江然后吃醋真的太可爱了
#我还是想写歌梗,我想写时间飞行的歌梗!
#这是一个内心戏很足的小周,ooc预警,私设预警。

01
“人都到齐没有,到齐了的话,那挽救队长无疾而终的恋情作战会议就正式开始!”

杜明轻悄悄的合上茶水间的门,从柜子底掏出一包原味乐事,撕开包装后咔吧咔吧的吃起来。

“靠!杜明你不厚道!”孙翔猛拍一下吴启的左腿,疼的人儿龇牙咧嘴,转身从冰箱里拿出了孙翔刚买的咖啡果冻。冲着孙翔晃了晃“算是你打我的赔偿。”

“停停停,我们不是聊队长的吗?”方明华推推眼睛,斜靠在料理台前,捧着杯刚泡好的猫屎咖啡,不闲不淡的抿了口。

“对哦!”杜明拍了下吴启的右腿,顺手在裤子上蹭了蹭了手上上的油。“你们有没有发现,自从我们技术部来了个新的实习生后,他就跟副队走的特别近啊。”

“没瞎的都看的出来,那个妹子明显喜欢我们副队。”吴启吃了口孙翔的咖啡果冻,砸吧砸吧嘴“翔翔你这个口味太苦了,下次别买这个牌子。”

“什么,那队长不是绿了!孙翔义愤填膺,左手刚想抬起,被吴启一把拦下,放在他自己的牛仔裤上。“要拍拍自己的腿。”

“别瞎说”吕泊远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谁跟你们讲队长副队在一起了。”

“什么!他俩没在一起!”孙翔愕然“那他们俩天天gay成这样!他们好意思吗!”

“孙翔别激动,我知道你恨铁不成钢。”方明华把咖啡杯放在料理台上,无奈的叹口气。

“周泽楷他还是不是男人,是男人就上啊,墨迹啥!”孙翔从口袋里掏出一包QQ糖,还是草莓味的。

“幸亏你没看上副队,要不副队贞操早就该没了。”吕泊远从孙翔手里顺走了把QQ糖“甜的要死,下次换个味儿啊,这个不好吃。”

“哎哎,据我所知,那个新来的妹子是上次广告商的闺女。听说啊,副队上次陪队长去拍广告的时候人家就看上他了。”

“woc,队长今年就接了几个广告。”吴启低头想了想。“是不是那个!那个!那个!那个啥来着?”

“指望你能说出什么有建设性的话,我还是太单纯,是那个巧克力广告的吗?”

“dei”方明华蹲下身“人家女孩千金大小姐,长得还挺漂亮,好像叫安亭麦,这名字起的还挺好缩写ATM,土豪的气息。”

“这一白富美怎么就看上副队了,不应该喜欢队长吗?”

“看上副队咋滴啦!我们副队人格魅力强不行啊。”吴启喝了口水“我说队长最近脸黑的能涂墙,昨天跟他jjc,差点把我打的连妈都不认识。”

“我靠,小启子。副队不在你都拍马屁,狗腿死了。”

“所以,今天喊你们来就是帮帮队长啊,挽救一下这段无疾而终的恋情。要不然队长那个闷葫芦,在等下去,他就等着当副队和那个妹子的伴郎吧。”

“所有杜明你有办法了?”

“并没有,那个妹子每天跟个膏药一样粘着副队,谁插得进手。”

“那你喊我们来干嘛,浪费时间,走走走,散了散了。”吴启佯装起身,被杜明一把拉下,坐了个大屁股蹲。

“我觉得不用帮,小周自己心里有数,你们是不是忘了。周队他,可是行动力第一的枪王啊。”

02
事实证明,枪王也是要有助攻的。

行动力第一的枪王最近很郁闷,相当郁闷。他暗恋对象最近突然身边多出一个妹子,人美声甜还TM有钱,一过来就对江波涛展开了炮火般的攻式,就差把自己衣服扒了躺在江波涛床上为爱鼓掌了。

不行不行不行,周泽楷摇摇头,即使鼓掌也没有爱!没有!我说没有就没有!

“小周。站走廊上干嘛,吃饭去啊。”江波涛从周泽楷身后冒出,吓得周泽楷一个激灵。“那么惊讶干什么,不愿意跟我一起吃饭啊。”

怎么不愿意啊,我可TM愿意跟你一起吃饭了!你坐我对面我能多吃两碗。

纵使内心波涛汹涌,表面工作也得做好,不能吓着人家,特别是自己的暗恋对象。对江波涛点头笑笑,拉着他就往电梯走。

“小江哥哥!小江哥哥!”清脆的女声从身后传来,刺的周泽楷头皮发麻,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安亭麦从走廊上跑来,笑嘻嘻的挽过江波涛的右手,把周泽楷挤到一边。“我在你们训练室等你很久了,怎么没看见你呀。走吧,我们去吃饭。”

“不了,我今天跟小周约好了一起吃。”江波涛把手从小姑娘手里抽出来,把周泽楷推到前面。周泽楷愣了半秒点点头,拦过江波涛的肩膀,定定的说“对,我们俩约好了。”

“哎呦,一个队反正都在一起什么时候都能吃饭,我就三个月的实习期,过了就没了。”安亭麦笑眯眯的拿走周泽楷搭在江波涛肩上的手,扬了扬手中的饭盒。

三个月!这也忒长了,为什么不现在就打包走人呢!

“小江哥哥你看,我特意为你做的,这点面子总得给一下吧。周队也不是这么不讲理的人对吧。”

我怎么不是!我以前不是,我现在也是了!你自己做了饭自己吃去,吃不掉喂猫都行。

“可是.....”江波涛有些为难,夹在两人中间,左右不是人。

“没事,江跟她一起去吃吧,以后我们一起。”周泽楷咬咬牙,狠这个心把江波涛交到安亭麦手上,不禁冒出一股子有种嫁女儿的既视感。

周泽楷丧丧的站在电梯门前,整个人跟个撇了气的皮球,斜靠在电梯扶扭上。

“队长,你不要像个门神一样的杵在电梯口,很容易吓死人的知道吗?”天知道孙翔和杜明刚溜出去嗖了后街的酸辣粉,电梯门一开,就看见自家队长像个门神一样的杵在电梯前,浑身上下一股子丧气,吓得他俩酸辣粉差点呕出来一半。

“队长,有什么不开心的,说出来让我们开心一下。”孙翔拍了拍周泽楷的肩,嬉皮笑脸的,就等着听周泽楷笑话。

“翔翔,你看你没有眼力见了吧!”杜明佯装训斥到“能让队长丧成这样的,一定是副队跟别人跑了,跑的对象还是个妹子。”

“应该还叫安亭麦吧。”孙翔说完,默契的和杜明一对眼,来了个差点打到对方脸上的击掌。周泽楷看着他们点点头,无奈的叹口气。

“看到队长这样,我突然想起一句歌词”孙翔扶着下巴,仔细思索着什么。

“期待着一个幸运和一个冲击~多么奇妙的的机遇~”杜明插嘴到。吓得周泽楷顺手摸摸头上,还好没帽子。

“不不不,队长这是单恋加暗恋,还没开始,哪来的绿啊。”孙翔摆摆手,突然猛的一跺脚,兴奋的看向周泽楷“我想起来了!”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周泽楷挑眉,心里打算下次联盟聚会要求每个战队出节目,就让孙翔和杜明当着霸图的面唱霸图的汉子好了。

“队长你不能怂啊,喜欢就去争取,你看那个妹子,炮火攻势啊。”

“这不一样........”周泽楷撇撇嘴,把孙翔搭在他肩上的手拨开。

“怎么不一样!队长你除了胸没人家大都跟人家差不多!人美声甜还有钱。”

这话听起来....怎么就这么别扭呢?

“翔翔,队长不是这个意思,论硬件我们队长绝对没毛病啊。”杜明沉默了一会,小心翼翼的问向周泽楷“队长,你不会在担心,副队他会因为性别而介意你吧。”

周泽楷没有反驳,抱着求救的眼神望向杜明。

“队长,这我没法帮你,毕竟眼睛有毛病要看大夫。”

03
杜明和孙翔嘻嘻哈哈的走了,留下一脸懵逼的周泽楷。

他自己的感情他心里有数,他喜欢江波涛,很早之前就喜欢了,早到可能是一见钟情。而且,是特别特别喜欢的那种。说爱,也不为过。

他知道现在的社会同性之间的爱情是不被认可的,所以,一直小心翼翼的和自己的副队长保持一个微妙的平衡。一碗水,端的平平的。

不过这个平衡在安亭麦来之后就被打破了。江波涛的桌面上每天堆的是那个大小姐送来的各种零食和礼物,一看就是用心打听过的,都是江波涛爱吃的。一到中午,准时准点的出现在训练室门口,举着个饭盒,还带着学生时期女生的懵懂。周泽楷承认安亭麦是个很棒的姑娘,长得漂亮,知书达理,说话温温柔柔的,还善解人意,一看就是受男生欢迎的类型。如果,不是他情敌的话。

现在每天除了训练时期几乎看不见江波涛的影子,一出门一定会遇上那个姑娘,跟个膏药一样,死死的粘着江波涛。周泽楷那点该死的嫉妒心都快爆炸了,但是,爆炸了又能怎样,现在的他,又是江波涛的谁呢?

我是最胆小的赌徒,只因为害怕满盘皆输,就放弃了渺茫的希望,直接缴枪投降。

04
“所以,这就是你坐我对面的原因?”方明华戳了口红烧狮子头,肉馅软软的,浸透了卤水,好吃的紧。

“方前辈,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周泽楷吧啦了两口饭,他一想到江波涛现在在跟那个女人浓情蜜意的吃着所谓的爱心便当,他就,气的牙痒痒。

“你喜欢小江吗?”方明华放下筷子,认真的望向周泽楷。

周泽楷一时语塞,支支吾吾了半天,咬咬牙说“喜欢,我很喜欢江。”

“喜欢为什么不去争取,错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我害怕。”

“我就搞不懂小周你在害怕什么,害怕小江不喜欢你,还是害怕失败后连朋友都做不了。”

“都有。”

方明华低叹一声,他真想拿十字架捶爆对面枪王不开窍的脑袋,这叫什么,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明眼人都看得出这里你侬我侬的氛围,偏偏就这俩死活都看不出。恋爱使人智商下降,双向暗恋使人视力下降。

妈得,死给。

方明华耐住性子,清了清嗓子“小周,你别担心,不试一试怎么知道,没有什么好怕的,如果不去试试,就一昧的接受结果,最后才会后悔吧。”

“光在这边吃没用的飞醋,还不如放手一搏,大不了就是满盘皆输,最起码,你不后悔啊。”

“话我已经说到这了,小周,怎么做,你心里应该有数。”

我都点到这个份上了!你最近几天要是还不能牵着江波涛的手走进婚姻【划掉 训练室的门,我第一个鄙视你!

周泽楷挑着盘里的胡萝卜,若有所思

“也许,方前辈你说的有道理。”


我TM写的都是什么玩意
我都没眼看下去.......
第一句歌词是孙燕姿的《绿光》
第二句是阿桑的《一直很安静》

评论(16)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