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亭

咔酱我的 江江我的 银时我的 周江锁死 !轰爆锁死!土银锁死!

【周江】对于突然冒出的情敌通通已助攻处理(下)

#突然冒出的沙雕后续,装作七夕贺文的样子
#不要问我为什么那么短还要分开来发,因为懒啊
#继续ooc,继续私设 貌似是个脸皮有点薄的小江和有一丢丢腹黑的小周
#前文走评论哦
#最后祝大家七夕快乐!而我还是单身!

05
周泽楷不得不承认在感情方面,直的和弯的还是有一定差距的,一个是撩妹子,一个撩汉子。方明华那套泡嫂子的小手段,可能到江波涛这不太管用。

为什么不太管用呢?毕竟这几天连自家副队长的人影都没见到,好不容易见到了,身边还跟了个1500w贼鸡儿闪,存在感贼鸡儿强大的巨型启明灯,就像是海面上的灯塔一样,哗哗儿的晃啊。

玛德,辣眼睛。

这可能就是蹲了好久的boss,终于给自己蹲到机会了,结果还没开始,就被隔壁兴欣君莫笑一举拿下,连影都见不到。

周泽楷郁闷的不行不行的,他也想找个机会把江波涛随便堵在个没有人的角落,向他表露心声,谈吐风月,然后做一些嗯嗯啊啊的事【划掉,奈何那个狗皮膏药能不能不跟着江波涛,死死的扒在他旁边,扯都扯不下来。都搞不懂她是不是偷偷在江波涛身上放了个追踪器,要不然怎么走哪都看得到她,她是会影子分身术吗?

孙翔从茶水间拿出一罐旺仔牛奶,又给周泽楷递了一罐可乐,豪迈的扯开拉环,硬是把牛奶喝出了啤酒的架势。“我说队长,这都过去三天了,你还没跟副队坦白啊,你墨迹啥啊,你俩这没眼睛的都看得出来,情投意合,翔哥就不信你瞎成这样。”

周泽楷蹲坐在地上,看傻子一样的看了孙翔一眼,说“我找不到他人”

“也是,最近副队老是被那个小丫头占着,我上次想问问他问题,连人都找不到”孙翔蹲在周泽楷旁边,吸溜了口牛奶。

“你说她到底看上副队什么了,论她的身世背景,也得找个门当户对的呀。你说队长,她不会是借着恋爱的名义,打算带着副队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吧。”孙翔猛拍一大腿,认真的看向周泽楷。

周泽楷现在就想把可乐灌在孙翔脑子里,这何止是脑子进水,这TM都进了什么玩意。以后不能老让孙翔跟着杜明他们混,孩子本来就傻,最近不知道看了什么玩意,竟然还中二了起来。

“有可能副队被威胁了也说不定,要不然就冲翔哥跟他的交情,副队肯定会跟我说的。”

“孙翔”周泽楷突然叫住他,脸色一沉“有件事情蛮你很久了,现在才告诉你,也是万不得已。”

孙翔挑眉,好家伙,这TM轮回有故事啊,说不定跟他昨天晚上看的电影一样,轮回其实是个什么机密组织,或者是个地下黑帮,为了保护自己这个洁白无污染的清流,一直隐瞒着他,现在他能独挡一面,自然而然就要跟他坦白一切了。

“嗯,队长你说,我已经做好心里准备了。”孙翔摆出一脸英勇就义的表情,放在以前绝对是忠厚老实的官兵。

“孙翔,脑科医院的电话是86xxxxx2”

“麻逼,周泽楷你活该找不到对象!!!”

06
机会总是创造出来的,没有哪个人能幸运一辈子,就像最近锦鲤姐姐,欧气不也被吸光了吗?上帝在给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可能会顺带把窗户也合上,但是总不至于墙缝都给你糊的死死的,就算最近水逆,也能等到转运的那天。

周泽楷就等到了,不止不休的蹲了江波涛三天,终于给他蹲到了。虽然,蹲到的时候那个狗皮膏药还粘着他。

周泽楷作为轮回的队长,每天晚上都会惯例查寝,晚上10点对于轮回那帮年轻的小伙子来说,睡觉未免太早了点,都像以前老师查寝的时候一样,人一走,就偷偷摸摸的摸出手机,王者峡谷见的那种。一般情况,周泽楷一模一个准。

刚从杜明房间出来,小兔崽子还扯这个嗓子嚎着周泽楷无情无义,一点不念着他助攻的情意,嗖的下把藏在床板下的手机给缴获。周泽楷一挑眉,对着杜明笑了笑,毫不留情的转身带上了房门。

“周队!!!给人一条生路吧!要不然!我就不告诉你江副今晚为什么不在了!!!”

杜明真的好样的!拿不到手机就破罐子破摔,明显没有想过他以后会死的有多难看。

“哦?”周泽楷把房门推开,坐在杜明的转转椅上,抱着个臂,举着杜明的手机,颇有些玩味的看着他。

杜明紧紧盯着自己的宝贝疯x,咽了咽口水,“队长,你能不能把手机先还给我”天知道他手机里存了多少张唐柔的照片,都是他千方百计从各处搜刮来的,这要是给队长收走了,那TM是夺妻之仇啊!

“不行,先告诉我江去哪了。”周泽楷把杜明的手机放在口袋里,他是真的想知道江波涛今晚去哪了,一般江波涛晚上八点后不太会出门,特别是第二天还有训练的时候。

“那行,我发誓我不是故意知道的,是我路过江副寝室时,他门没关我不小心听见的。队长,你千万不要跟副队讲是我说的啊,要不然我会被副队加训28小时的。”

“我答应你,你说。”

“队长你听完别急啊,我是无条件站在你那边的!我跟你说就是我和吴启他们吃完宵夜时候已经八点半了,路过副队房间的时候隐隐听到了一点,但我也不确定”杜明努努嘴,他真的很想和周泽楷保持一个安全距离,他怕接下来电视剧的狗血桥段一说出来,枪王大大就先对他来个巴雷特狙击爆了他的头。

“是这样的好像是安亭麦那小丫头和家里面吵架了,闹得蛮严重的,自己一个人跑去喝闷酒,然后喝多的时候给副队打了个电话,哭着让副队去.....嗯接....她.....”杜明抱紧自己的小被几,低着头完全不敢看周泽楷,他敢拿自己那个手机保证,周泽楷连现在黑的能涂墙。

“但是!副队一开始很犹豫!他不是很愿意去接她!跟她说为什么不让她好朋友闺蜜什么的去接她,但是那妹子还是再哭,就一直哭。那我们副队什么人啊,那么暖,那么绅士,自己一琢磨,大晚上留个小姑娘在酒吧很危险,也耐不住小丫头片子的软磨硬泡,还是去了。”

好样的杜明,危在旦夕的时候也不忘了给自家副队圆场,这求生欲简直强到哭泣。

周泽楷沉这个俊脸,不耐烦的“啧”了一声,江波涛今天晚上就是给他匆匆发了个短信说临时有事,自己看他急成这样也没好意思多问,没想到又跟那个小狗皮膏药有关。

“那队长,你打算....怎么办啊。要去找他们吗,还是......”杜明把手机塞进被子里,站起身拍拍周泽楷。一般按照影视剧的桥段,孤男寡女,意乱情迷,万一一个激动,擦枪走火也是很正常的。

“不了”周泽楷到是意外的冷静,把杜明搭在他肩上的手拿下,“没事,江这么做,我能有什么意见。”

我滴妈,我的队长你冷静点,你这一脸电视剧悲情男二的发言是认真的吗?队长,你醒醒!你才是官配啊!

“队长,你不能这么说啊,明眼人都看出你和副队情投意合,就差临门一脚了,你这个时候泄气,你对得起我们吃过的狗粮吗!”

“对啊!周泽楷你还TM是不是男人!是男人就TM上啊!磨磨唧唧的像个娘们一样,我要是副队我也不想等你这么久!”孙翔推门而入,气势大的像是要把周泽楷连皮带骨吃了,连带着后面一水子偷听的方明华,吴启和吕泊远,差点摔到杜明床上。

“孙翔,你以后开门能不能说一声。老年人经不起你这么折腾”方明华揉揉眉心,走到周泽楷身边“小周,我虽然不懂你到底在墨迹什么,但是其实接一个女生喝醉了回家,仔细想想也没有什么的,其实你和安亭麦是一起竞争的,不存在什么正宫或者小三儿,该怎么选择那是小江的事。但是我敢拿轮回下个赛季的冠军跟你保证,江波涛他绝对对你也是有感觉的,这点你绝对要给我记住了。”

周泽楷你看看奶爸为了你拿上来轮回的未来做赌注,你还不给我争口气。

“就是啊队长,你怕什么,你跟副队是彼此最了解的人啊,你们俩是一起走过最困难时候的伉俪啊。”吴启也附和道,周泽楷和江波涛的默契他们都有目共睹,这个时候退缩,未免太不是男人了。

“我知道,但是我......”

“但什么事啊周泽楷!我跟你讲!你今天晚上要是不把江波涛拿下,明天我就跟经理申请把你队长的位置换下来,这么不果决的人不会是我们的队长。”孙翔义愤填膺,他就是不理解周泽楷在那磨磨唧唧个什么劲,人就是这么给你磨叽走的,以前玩暧昧玩的开心的很,现在多了个情敌,有危机感了吧。

人有时候就是犯贱啊,明明在的时候不好好珍惜,不抓紧机会,现在快要失去了,才急急忙忙的找办法补救,才渐渐有了危机感。

07
江波涛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快要12点了,他现在脑子乱的像一坨浆糊,安亭麦对他的感情他不是不知道,他也像安亭麦明确表示过自己不喜欢她,只是把她当成一个年龄相仿的好友看待。没想到人家不死心啊,本着只要你没有对象我就还有机会的原则,一直粘着自己。现在玩脱了吧。

他还记得他匆匆感到酒吧的时候,安亭麦在吧台处哭的妆都快哭花了,上气不接下气,断断续续的说着什么,可能是一些家长里短。

“小江哥哥,我真的好喜欢你,你能不能看我这么努力追你的份上,你就喜欢我一下下,就一下下。”这句话其实安亭麦对他说过很多次了,但是今天这次带上了哭腔,好像更惹人怜爱了一点。

“小安,真的对不起,感情这个问题是不能强求的呀。”

“可是,你又没有喜欢的人,跟我试一下都不行吗。”

“对不起,我其实有喜欢的人了。”

“你骗人,你敷衍我,我明明就是现编的。”

“我没有,我真的有个喜欢的人。”

“真的。”

“我喜欢的人是一个特别特别好的人,是我努力的目标,是我追逐的终点。”

江波涛掏出宿舍钥匙,把自己摔在宿舍的小床上,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其实跟安亭麦是一类人,都有着一样的爱情,求而不得,不过人家比自己胆子大多了,能勇敢的去追求,而自己呢,连说都说不出口。

江波涛坐起身,身上还带着些许的酒气。把外胎随手扔在一个盆里,刚泡上水,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这么晚了谁....啊...小周啊。”江波涛有些诧异,以为是自己动静太大吵醒了隔壁的队长,侧着身子,示意周泽楷先进去。

“抱歉小周这么晚才回来,吵醒你了吧。”江波涛给周泽楷到了杯水,把椅子拖给周泽楷,自己靠在书桌上。

“没有,还没睡。你这么晚回来,都去哪了。”

“也不是什么大事啦,反正都处理好了。队长要是没什么事的话,还是早点休息吧”江波涛挠挠头发,他现在困得要死,根本没有心情搭理周泽楷的盘问。

“是不是跟安亭麦有关。”周泽楷没有理会,自顾自的说些什么。走,今晚是不可能走的,要是就随了他的意,外面那帮人打也要把他打回来。

江波涛一瞬间愣住了,仔细想了想自己接电话的时候好像还是周泽楷夜跑的时间,怎么可能走漏风声。

“小周你怎么知道的,让我猜猜是不是杜明说的。”

“我靠,副队也太精了吧。”在门口偷听的吴启拍拍一脸绝望的杜明,叹息的摇了摇头。

“杜明同学,翔哥我每年清明节会给你烧香的。”

“我要不要先看看那块墓地比较便宜啊呜呜呜”

“你先别管谁说的。”周泽楷喝了口水,望向江波涛“晚上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方便跟我说说吗。”

“嗯,也没什么不方便的,就是小姑娘和家里闹了矛盾,找个发泄口而已。”江波涛心不在焉的答道,他不想告诉周泽楷安亭麦向他表白的事情,要是可以,他希望能瞒的更久。

“就这个?没了?”周泽楷明显是不相信江波涛说的话的,那个小妮子那么喜欢他,没有酒后吐真言这一桥段都不科学。

“然后就是我把她送到酒店,留下一张字条我就走了啊。你别多想小周,真的没有发生什么。”

“江,骗人。”周泽楷眉头紧簇“你还真是不会撒谎。”

“我....好吧小周,是你赢了,那我跟你讲你不能告诉别人啊。就是,安亭麦跟我表白了。”江波涛声音越说越小,最后坑这个头,在玩自己的手指。

“他不是经常跟你表白吗,还差这一次?”

“不是的,这次是很认真很认真的那种。”

“那你答应了她了吗?”

“怎么可能,我当然没有,我即使不喜欢人家我也不会掉着他啊,我跟他说我们不可能,我说我有喜...啊...不对不对....”江波涛连忙否认,慌慌张张的像是个被妈妈发现藏了糖果的小孩。

“哦?”周泽楷到是来劲了,站起身来,挺挺腰板,举着个茶杯晃到江波涛身前。“你刚刚说什么?”

“我没说什么,我说了什么呀。”江波涛脸红的像个熟透的番茄,在自己暗恋对象前,承认自己喜欢他,这么羞耻对事,他做不来。他要是做的来也不会拖到现在了呀。

“你刚刚说你有喜欢的人。”周泽楷眼神坚定,到是带上了一丝玩味。现在的江波涛真的可爱的让人想把他好好搂在怀里。

“不,我没有。”

“你明明就说了呀。你说你有喜欢的......”江波涛捂住周泽楷的嘴,给了他一记眼刀,但貌似没有什么太大的杀伤力,在周泽楷眼里也就是一种撒娇的表现。

“好了好了好了,我承认还不行吗,我是说了我有喜欢的人。”江波涛卸了气,一屁股坐在床上,反正马上就要被抖出来了,还不如破罐子破摔,杀你个措手不及。

“是吗,方便告诉我是谁吗?”

“当然,反正都被你知道了,我也不介意”江波涛勾勾手,示意周泽楷凑过来。

“我跟你讲啊,我喜欢的人是”江波涛抚在周泽楷耳畔,周泽楷身上香香的,是好闻的莲花沐浴乳的味道。

周泽楷凑到江波涛唇边,试探性轻轻点了一下,笑眼盈盈。

“江波涛。”

“唉。”

“我喜欢你”

“真巧,我也是。”

我喜欢你,从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你是我这辈子都解不开的缘。

08
“散了吧,散了吧”方明华站在门口挥挥手,示意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哦,孙翔篡位失败,周泽楷已一举将江波涛拿下。”

“心疼翔翔,不对,心疼杜明。”

“杜明我们会帮你看好墓地的,你好好安息吧。”

“不,你们不能这样啊喂!!!”

第二天早上,当周泽楷牵着江波涛的手走进训练室的时候,到是所有人都给了个我们都懂的眼神,开玩笑似的称呼江波涛队嫂。安亭麦倒是没有放弃对江波涛的追求,不过当他再一次想要邀请江波涛和他一起共进午餐的时候,一向好说话的江副队第一次拒绝了他的邀请,给出的理由是,要跟对象吃饭。

“怎么可能嘛,小江哥哥昨天还没有对象的呀。”

“不好意思”周泽楷从后面冒出来,一把搂过江波涛“他要跟他对象吃饭去了,请问你还有事吗,没事人我就带走了。”

“唉!!??你们是!!!”

“不好意思啊,小安。”江波涛歉意的对她笑了笑,和周泽楷转身离开。

“什么嘛。”

“他们终于在一起了啊。”

码字码到眼花!
还好赶上了七夕!!!

评论(14)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