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亭

咔酱我的 江江我的 银时我的 周江锁死 !轰爆锁死!土银锁死!

【周江】夜晚和太阳

#圆梦了圆梦了!!这篇我一定好好写!
#建议搭配BGM汪苏泷《得不到的温柔》
#私设有,ooc有√

01

孙翔再次见到江波涛的时候,是他去n市因公出差。原本两三年没怎联系,握着个手机苦恼着到底要不要把他曾经的副队约出来聚聚。微信还没发出去,江波涛到是一个电话打过来了,也不知道从哪透露的消息,可能是一直在朋友圈窥屏。还是以前一样温温柔柔的嗓音,笑眯眯的告诉他自己定的小餐厅。

“孙翔,这儿。”江波涛坐在一个角落对他挥了挥手。自己上次见到他已经是三年前江波涛退役时候的事了。三年过去,副队长还是原来的那个副队长,模样上没有太大的变化,非要说的话,应该是比以前要更柔和一点吧。

以前的江波涛虽然八面玲珑,为人谦恭有礼,但是还是有着小年轻藏不住的傲气。而现在的江波涛跟以前比,跟柔和,跟圆滑。像是沉淀了几年的水一半,杂质都在心底。

“好不不见呀,还是像以前一样,傲气未消呀。”江波涛揉揉孙翔的头发,把手边的菜单推到孙翔面前,努努嘴示意他“想吃什么自己点,这家店在n市还是比较有名气的。”

“那我不客气了,副队。难得见你一面,肯定要宰你一顿。”孙翔没有跟江波涛客套,都是以前相处了这么久的队友,虽然两三年没见,交情还是在的。江波涛笑眯眯,把孙翔手里的菜单翻开,给他推荐了几个特色菜。

孙翔倒也没有真坑江波涛一把,两个人点多了也吃不完,最后还是按照江波涛推荐的来了几个菜。江波涛选的这家店很安静,虽然店面很有名气,但今天正好是工作日,来的人也不大多,饭点到了也不过就小十几桌人。

“对了,江波涛,你退役后的三年到底干嘛去了,神神秘秘的也不让我们知道。”孙翔唆了一口粉丝,他是真的对江波涛的这几年感到好奇,平常朋友圈都不曾看到江波涛发自自己生活的状态,心灵鸡汤到是挺多,活的像个老年人。在轮回的大群里,也有人问过,都被江波涛糊弄糊弄搪塞过去。

“没干什么,就在n市开了家小小的书吧,你知道的,开书吧是我一直的愿望。”江波涛伸了个懒腰,给自己盛了碗冬瓜排骨汤。

“这几年呀,也就队长混的最好了。”孙翔往自己碗里夹了片包菜“去做了平面模特,还小有名气,对了,最近好像还要结婚了,喜帖都给我寄来了。副队,这事你知不知道呀。”

“啊,我知道呀。”江波涛弯弯眉眼“前两天小周还特地给我打了个电话呢。”

“这不公平,凭什么通知你就是电话,通知我就一张纸。我一开始还不知道这事,还是看见队长朋友圈里拍的婚纱照。郎才女貌,金童玉女。对了,副队你知道吗”孙翔兴奋的把手机举到江波涛面前,对着他晃晃“据说啊,队长和嫂子好像是拍杂志封面的时候认识的,嫂子好像是除了你之外第二个可以准确理解队长意思的人。”

“是吗,那倒是挺好的,找个懂自己的人不容易啊。”

我早该想到的,这个世界上能理解你,包容你,懂得你的人,从来都不止我一个人。


02
两天前

“喂,哪位?”

“啊,小周啊,突然找我,什么事吗?”

“你要....你要结婚啦,那真是恭喜你呀,什么时候的事,我们怎么都不知道啊。对方一定是个很美丽的女孩子吧。”

“你放心啊,婚礼我肯定会去的,队长的场,我怎么会不捧,我到时让杜明和吴启给你当花童呀。”

“请帖寄到我家就好了,我到时把地址给你啊。”

“好的好的,到时候见啊.......周泽楷,我....。”

“不,没什么,我就想对你说,新婚快乐。真的恭喜你。”

新婚快乐,我真的发自内心的恭喜你,不行,你可以看看呀。

03
江波涛在回过神来,电话里已经只剩下一串忙音。嘟嘟声,在这个安静的晚上显得格外刺耳,一声一声敲在江波涛心上,像是把他从梦里拉回现实。

醒醒吧,江波涛。你喜欢了这么多年的人,要娶别人了。你的感情还没好好表达出来,就要扼杀在摇篮里了。

江波涛自嘲的笑了笑。喜欢上周泽楷是他一生中做的最错误的决定,可是一步错,步步错,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身陷囹吾。本以为可以全身而退,没想到,遍体鳞伤。

04
江波涛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上周泽楷的,这场爱恋来的太过突然,差点杀他了个措手不及,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真的离不开他。

真的讽刺,明明我才是水,为什么会离不开你这条鱼。

可是鱼的记忆只有七秒,对于他们,每一天都是新鲜的,但水没有,这一汪水,只养一条鱼。

江波涛有个写日记的习惯,这还他从小学就养成的,把自己日常生活记录下来,以后翻翻的时候,还能回忆起一前的时光。不过当他遇到周泽楷的那一刻起,日记的主角渐渐就向周泽楷偏移,自己沦为自己生活的配角。

果然有了喜欢的人后,连自己都可以不关心了。

江波涛把日记本从书桌底下翻出来,上面厚厚一层灰,看样子是很久没有人翻看过。江波涛自从周泽楷退役的时候,这本日记本就被他压在桌角,他清楚,周泽楷这么一走,从今往后,他们再无瓜葛,非要说关系,也只是曾经的队友。

把日记拿纸巾擦干净后,江波涛就像卸了魂一样,软软的瘫在摇摇椅上。眼神空洞,仿佛被鬼吸了魂魄,就那么呆呆的坐着。

我是不是该庆幸呢,从今天起,我真的可以彻底忘记你了吧。

05
那天晚上江波涛破天荒的失眠了,他的睡眠质量一向很好,可以说是一躺下过个五分钟,就和周公约会去。上次失眠还是刚刚到轮回的时候,十几年前的事。

刚到轮回的江波涛也不过是个十八九岁的小孩,突然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难免会有些不适应。在床上翻了无数个身,把被子一掀,从床上坐起来,他想看看凌晨两点的轮回。

小心翼翼的推开宿舍门,蹑手蹑脚的溜出宿舍,独自一人爬到宿舍楼顶的天台上。今天正缝正月十五,月亮又圆又亮,晒得人皮肤奶白奶白的。

以前他是相信月亮上有嫦娥玉兔,也相信月亮上有广寒宫,也有吴刚在砍桂树。毕竟肉眼看上去的月亮确实是坑坑洼洼的呀。但自从他们小学老师跟他们班的小朋友说这个是神话故事,不存在的是人编造出来的。江波涛还难过了好一阵子,不过后来他又被西游记里的孙猴子给勾走了。

“什么嘛,我还是觉得月亮上会有嫦娥和玉兔。指不定就藏在哪个洞洞里。”

“肯定有的,月亮这么美。”陌生的声音从江波涛身后传来,吓得江波涛一个哆嗦。脸红红的,直勾勾的望向周泽楷。

“怎么了,不习惯,失眠了。”周泽楷递给江波涛一杯热牛奶,挨着他身边坐下。

江波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应该是有点不太习惯吧,到是吵到队长了,真不好意思。”

周泽楷摇摇头,他本来就有熬夜的习惯,这点被方明华揪着耳朵说了好多次了可是就是改不掉。今天原本复盘完洗了把脸,收拾收拾自己打算上床,就听见隔壁一阵嘻嘻索索的声音,以为杜明又搞什么幺蛾子。开门一看,才反应过来,隔壁换成了那个刚刚来的新人。

周泽楷的脸在月色的映衬下好看的过分,皎洁的月光给线条分明的脸庞多了几分柔和,江波涛忍不住偷偷多看了几眼。

“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周泽楷摸摸自己的脸,以为是他的剃须泡沫没有洗干净,还留了点在脸上。

“不不不,没有。”江波涛捂住脸,这会丢人丢大发了,总不能告诉周泽楷你长得真好看吧。

“你以后要是在失眠了,你可以给我发个信息说声晚安,最起码,能感到又给人在陪你。”周泽楷把牛奶戳开,递给江波涛。“赶紧喝了吧,早点休息。”

江波涛楞楞的接过牛奶,他真想骂自己没出息,一个男的就能把他撩成这样,还真当自己是青春期的少女。

“那个,周队”

“什么事?”

“没什么,就是晚安”

“嗯,晚安。”

江波涛拉开卧室的窗帘,今天的月亮没有十五的亮,弯弯的像极了女孩子的眉眼。到了今天江波涛才深刻意会到苏轼那首古诗。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周泽楷,我又失眠了。

你说过,我以后失眠的时候,我可以给你发个信息跟你说声晚安,那我现在可以给你发吗?

好像,不可以啊。

我都忘了,你已经成家了呀。


06

第二天江波涛破天荒的起了个大早,导致他在做早饭的时候闹铃响了,还没怎么反应过来。

n市也久违的下了大雪。洋洋洒洒的,像是片片鹅毛从羽绒被里蹦出。江波涛从来不是一个喜欢在雪天撑伞的人,他来自南方,从小没见过几场雪,偶尔见过,还就是点皮毛,还没等他积起来,就融化在阳光下了。

映像中的大雪还是几年前轮回和微草打友谊赛的时候。微草主场,正缝那天北京大雪,轮回的几个南方孩子就拖了线的风筝一样,直接在微草大楼下面那块空地皮了起来。

江波涛其实也很稀奇这雪,也想跟他们进去皮一皮,奈何副队长的尊严,只得和王杰希站在一旁看着他们胡闹。

“怪不得网上说下雪的时候,南方人比雪好看,今天倒是长了见识。”

“王队见笑了,说起来我也是南方孩子,讲真的从小到大,没怎么见过这么大的雪。就像你们没怎么见过台风一样。”

王杰希把脖子又往围巾里缩了缩,闷声问江波涛“江副怎么样要不要去大街上转转,我看雪也要停了,这条路上有家奶茶味道不错,不过这个天气,外卖应该不送。”

“不麻烦王队了,王队等下还有别的事吧,我自己去看看就行了。”江波涛拒绝了王杰希的好意,他跟王杰希不是太熟,只是偶尔在群里聊过几句,没什么太多的共同语言。相反,他和喻文州倒是很有话题,每次去g市,都是他和喻文州相交甚欢,黄少天和周泽楷相看无言。

王杰希和江波涛寒暄了几句就回楼里了,寒风呼呼的吹着,吹的他脑瓜子还有点疼。江波涛敲开王杰希给他的地址,奶茶店离得不远,寻摸着要不要给他们也带点。但想想,一带就是十几个人分,他一人绝对拎不回来。思来想去,决定一个人偷偷溜出去吃独食。

“江,你去哪?”

江波涛闻声,周泽楷插着口袋向他走来,伸出手把围巾又紧了紧。

“没什么事,王队说附近有家很不错的奶茶,我想去看看,顺便周围逛一逛。,小周要不要一起。”

他早就不喊周泽楷叫队长了,顺了方明华的口癖喊了小周。明明自己比他小一岁,但这么喊,总感觉能占到点便宜似的。

周泽楷点了点头,示意江波涛带路,他跟在他身边,指了指自己的包。“有伞,江要撑吗?”

“我吗?”江波涛伸手接住一片雪,随着掌心的余温融为一滴雪水。“我就不用了,难得看见这么大的雪,而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下雪不喜欢打伞呢。小周要是想撑就撑,没有关系的哦。”

周泽楷把伞放了回去,抖掉头上的雪花,匆匆跟上江波涛的脚步。

网上曾经有过很流行的一句话,江波涛到现在还喜欢,不想打伞也是有着自己的私心。

“下雪了,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路到白头。”

江波涛今天还是打起了伞,跟他能一路白头的人已经消失了,自己也没有必要一个人傻傻的冒着雪上班 给员工瞧见了,肯定要闹他。

没有了一路白头的人,这场雪也只是一个空壳,没有灵魂的空壳罢了。

一路白头,终究不属于我。

07

周泽楷的婚期如约而至,江波涛也是早早赶往了s市。好在n市和s市不是很远,高铁也就两个小时。从站台下来,独自打车去了婚礼现场,他跟师父说让他开的稍微慢一点,遍低着头不在说话。司机也是个热心的中年男人,最喜欢和车上的乘客聊些家长里短,看见他是外地来的,到是更来了劲。自顾自的说着什么,话痨程度可以媲美蓝雨的那个剑圣。

“小伙子,看你性质不高吗,怎么了是和家里吵架了,一个人跑来s市?”

“没有的事,我朋友结婚了,我过来捧个场子助兴。”

“那是好事啊,不要哭丧个脸,你这样不像去婚礼,像是去葬礼一样。”

“哈哈,没有啦,只是刚刚在想些事情。师父前面那个路口左转就行了。”

办理好酒店入住,江波涛放下行李,寻思着时间差不多也要到了,从包里掏出个红包,向婚礼现场走去。

周泽楷早就等在宴厅门口,笑眯眯的跟叔叔伯伯辈的寒暄着什么。见江波涛过来,冲他招了招手。

“好久不见啊小周,今天的你真的很帅啊。我该说不愧是你,还是说果然是你。”江波涛把红包顺手塞到周泽楷西服的口袋里。周泽楷见状,慌慌忙忙塞回去“不行,江的可以不用收。”

“谁说给你的了,这给嫂子的。话说,我还没见过嫂子长什么样子呢,不带我去见见?”

周泽楷把应付宾客的事丢给伴郎伴娘,带着江波涛去了休息室。

“泽楷,这位是。”新娘子坐在化妆镜前,摆弄着自己的耳环,听见开门声,还有些诧异。

果然跟结婚照上的一样,不能说是多么倾国倾城,但是看上去很让人舒服,第一眼不是让人会讨厌起来的类型。

“嫂子果然像照片上一样漂亮,应该是真人更美了。初次见面,我叫江波涛。”

“啊,泽楷常常像我提起你呢,在轮回那么多年,真的谢谢你。”

“对。”周泽楷缓缓开口,也不知道是在肯定这什么“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果然,最好的朋友。

只能是朋友。

“对,正式介绍一下,我是周泽楷最好的朋友,江波涛。”

08
婚礼按照常规一直在进行,只不过江波涛玩到一半就打了个招呼,先离开了。

他的心只有那么大,做不到看着周泽楷和别人走进婚姻的殿堂。仅仅只是想想,他的心就已经疼的快要滴出血了啊。更何况,是亲眼见证呢。

他怪自己的胆小和懦弱,如果以前能把自己的心意好好说出来,至少现在也不会让自己这么遗憾和后悔。

虽然,人家从来只是把他放在了好朋友的位置上啊。

“周泽楷,新婚快乐。”

你永远不会知道,有个人,曾经爱过你。

09
我们俩个就像是夜晚与太阳,从来不曾拥有过彼此。

白天也不曾懂过夜晚的黑,你也不曾懂得过我的悲。

你也许是我得不到的温柔
我也许是你不想要的以后
遗憾总会有心酸难受
或者泪流
已经爱了很久
你也许是我难愈合的伤口
我也许在回忆里才算永久
眼泪不是为你
我也不会留



谦亭终于写be了!!!!
我今天就要做后妈!!!
be太快乐了!!
后面继续撒糖!

评论(19)

热度(53)